第四百七十七章 李荩忱的野望

文/然籇
本章字数:2592 权倾南北txt下载

 将领们看着萧世廉的目光都有所变化,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北周军队的变化,也明白萧世廉刚才做出的决定有多么重要。

如果不是因为萧世廉果断的带领军队撤退到山坡上,现在恐怕大家都已经变成这孙家门山路上的尸骨了。

他们对面的这尉迟顺,竟然能有如此快速而狠辣的反应,让这些长久以来一直都是对付北周地方乡兵的将领们一时间都暗暗咋舌。到底自家少将军如此年轻就能够当上杂号将军,这本事肯定是有的。

萧世廉并没有多吩咐什么,山坡上的防线已经开始构筑,军中仅有的辎重车辆全部横在山腰上,作为第一道防线,而防线前面又开始挖沟壕,俨然是要将这小小的山丘经营成一条死线的架势。

“天宫院那边有没有消息?”萧世廉沉声问道。

程峰急忙将手中的信件递上来:“这是从荡寇将军那里刚刚送来的批示,属下正想转交给将军。”

萧世廉点了点头,三下五除二将信封拆掉,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便露出笑容。在战略上李荩忱和自己的厢房不谋而合。李荩忱会想尽办法拿下盘龙郡城,而他萧世廉所需要做的就是堵住这孙家门出口。

敌人的辎重和粮草已经出现在冷水沟,而冷水沟到孙家门只有一条道路,所以可以确定敌人的主力也在这一条山路上,因此只要堵住孙家门,如果尉迟迥想要绕路,恐怕少不了是两三天的功夫,而如果想要强攻的话,萧世廉也有信心至少支撑一天。

毕竟先要从孙家门出去,就必须要攻克这座小山,一座山丘萧世廉还不信自己守不住。

“将军,敌人的斥候。”一名眼尖的幢将诧异的喊道。

此时天已经蒙蒙发亮,而已经收敛了尸体的战场上空空荡荡,只有血染过的土地和火烧过后的灰烬还在告诉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就在昨夜这里曾经爆发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而空旷的谷地上,几道身影正飞快的向这边靠近,他们并没有想要隐藏自己行踪的意思,不过也没有想要挑衅萧世廉,只是走到昨天扎营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向这边眺望。

“让他们看吧,”萧世廉轻笑一声,“老子就在这里站着,倒要看看那尉迟顺能把老子怎么样!”

一边说着,萧世廉一边打了一个哈欠招了招手:“弟兄们也都忙了一晚上了,该休息的都让他们抓紧休息······”

话说到这里,萧世廉下意识的顿了一下,轻声说道:“······说不定睡醒之后就是一场恶战。”

“将军?”没有听清萧世廉说什么的程峰下意识的问道。

“没什么,都去休息,除了放哨的!”萧世廉哈哈大笑。

而众多将士看到萧世廉如此轻松自在的样子,心中也放松了不少,自家将军显然对这一战胸有成竹,那大家还有什么好惧怕和担心的。

只有程峰注意到了萧世廉的脸上稍纵即逝的担忧,心中不由得也提起一口气,下意识的向盘龙郡城的方向看去。希望荡寇将军能够按照计划做好他该做的,否则萧世廉在这里会付出太多的牺牲。

——————————————————-

李荩忱站在盘龙郡城下,看着这座近在咫尺的雄城。

这盘龙郡城对于当初刚刚入巴郡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远在天边的目标,曾几何时,这座城和自己的距离已经如此之近。

自从接到萧世廉的第一份战报之后,李荩忱就将自己的中军大帐直接挪到了萧世廉原本的营寨之中,同时派出大量斥候,彻底封锁了盘龙郡城和外面往来联络的道路。

这样布置,李荩忱进可以攻城,退可以接应萧世廉。

“蜀郡的敌人倒是比某想象中的要老实。”李荩忱转身伸手掀开营帐,就在今天早上,他收到了从萧世廉和裴子烈两处传来的军情。对于这两个战报,李荩忱也有些无奈。

萧世廉直接撞上了尉迟顺,也不知道是必然还是幸运,至少现在萧世廉已经率军堵住了孙家门,尉迟顺一时半会儿应该是很难突破防线冲到盘龙郡城下的。而且萧世廉对于战局后期撤退的把握,也让李荩忱轻轻松一口气。

萧世廉的莽撞是他最担心的,而现在看来至少萧世廉还是能够把握住分寸的。

现在看来至少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至于裴子烈那边,他早就已经坐不住了,向蜀郡方向派出了大量的斥候,甚至有的斥候都已经顶在绵竹关下面,可是蜀郡的守军只是闭门不出,所以裴子烈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只能将详细情报告诉李荩忱。绵竹、涪水等关口都是巴蜀数一数二的险要之地,想要强攻的话不是那么容易的。

显然蜀郡守军已经得到严令,就等着韦孝宽的大军前来救援。

而算起来韦孝宽应该也快到剑阁了。

“蜀郡的守军应该支撑不了多久的,”听到李荩忱的话,正在舆图前和李迅轻声讨论的杜齐回过头沉声说道,“他们的粮草到不了开春。”

李荩忱怔了一下,旋即明白。

北周军队固然在蜀郡外围收缩防线,但是去年蜀郡歉收,甚至都产生了流民,所以可以想象军中的粮草储备也肯定不多了。现在敌人与其说是在据守,倒不如说是在困守。

只要李荩忱能够堵住尉迟迥和韦孝宽,那么没有粮草的北周军队必然很难守住蜀郡各处,到时候就是李荩忱率军接收的事情。

所以现在韦孝宽是在赌,尉迟迥是在赌,他们在赌李荩忱没有办法击败他们,更或者换句话说,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击败他们。

“这两个老家伙还真是好大的胆气。”李荩忱的声音微微发冷,紧接着看向杜齐,“让斥候再探!务必探查清楚韦孝宽现在在何处!尉迟迥既然已经露出行踪,韦孝宽估计也快了!”

“诺!”杜齐急忙应了一声。

李荩忱转而看向舆图,偌大的巴蜀就像是一个偌大的棋盘。而现在自己带着这些弃子又能够走到哪一步,是功成名就还是就此化为枯骨,消散在史书的只言片语之中?

将巴蜀纳入手中,到底是自己的异想天开,还是勃勃野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六章 死局与弃子 返回《权倾南北》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八章 洛水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