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某年某月的四号

文/逸仙居士
本章字数:2400 四号别墅txt下载

兰玉溪将赵向荣等人的阴谋揭露后,陈岳仰天长叹:“一切尽是天意!”说着,把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兰玉溪赶忙给他再满上一杯。

陈岳不由自主地面部抽搐,眼中似乎还有泪花打转,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点上,猛吸了几口,把自己呛得猛一阵咳嗽,兰玉溪又赶紧给他盛了碗蛋饺汤,温柔地说道:“陈岳哥哥,抽烟伤身体,你以后一定要把烟戒了。”

此话似曾相识,陈岳突然回忆起自己以前经常在兰玉溪面前抽烟,玉溪总气得面红耳赤,让他尽快把烟戒了,说总是吞云吐雾得让人觉得很不雅观,但陈岳烟瘾很大,玉溪几次力劝无果,于是嘟囔着嘴说道:“你要是再这么嗜烟如命,我以后就不亲吻你了!”

这话一下子正中陈岳的要害,于是陈岳从此竭尽全力戒烟,听说他有时还学张学良戒烟的样子,把棉被里的棉花不断啃咬,吞进肚中。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原来陈岳一天至少要抽四根烟,后来减少到两根烟,到了他浴火重生后效果更好,现在已然是两星期抽一根,看来他彻底戒除烟瘾指日可待。

陈岳破涕而笑,告知了兰玉溪自己的戒烟情况,玉溪兴奋地端起酒杯,微笑道:“陈岳哥哥,你果然是个意志坚强的男人!我敬你!”

陈岳端起酒杯,伤感地苦笑道:“玉溪妹妹,只可惜我现在不可能再亲吻你了,你现在已经是赵太太了,当初那个玉溪妹妹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兰玉溪也心有灵犀地想起了当年的那句戏谑之言,莞尔一笑,道:“至少我现在希望你不要把我当成什么赵太太,就让这昙花一现的玉溪妹妹陪你一醉方休吧!”

二人又干了一杯,再把酒杯倒满,此情此景真可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陈岳微微醉熏地望着喝得红光满面的玉溪妹妹,心中心潮澎湃道:没变!没变!玉溪妹妹一点都没变!她永远是那个天真善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玉溪妹妹!

可是这个美好的想法瞬间被一股不知名的巨大力量打破了,陈岳脑海中又浮现出自己全家遇难的情形,于是他阴晴不定地凝视着玉溪妹妹,玉溪疑惑道:“陈岳哥哥,你怎么了?”

陈岳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地问道:“玉溪妹妹,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勾连赵向荣那些个苟合之徒陷害我一家?”

兰玉溪讶异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嘛,你在现场看见那个的兰玉溪是假的。”

陈岳苦笑道:“不可能,我的玉溪妹妹我最能看得清,那个女人绝对就是你!”

兰玉溪心急如焚地解释道:“如果那个女的真是我,为什么赵向荣等人要站在草坡上看你们坠落悬崖?这说明他害怕让你把那个演员的模样看得非常清晰,从而让你看清真相。”

陈岳嗤笑道:“玉溪妹妹,我虽然没看清那个女的清晰面孔,但我却看见了她的左眉毛边有一颗美人痣,与你的一模一样,我也是从小受影视耳濡目染,你别告诉我那颗美人痣也是化妆上去的吧?”

兰玉溪唉声叹气道:“唉,正所谓无巧不成书,难道赵氏集团中就找不出一个和我身材容貌相仿的演员吗?”

陈岳突然仰天大笑三声,道:“哈哈哈!那你怎么不干脆说那个赵向荣和小野也是演员假扮的,好让我把你们三个都冤枉了?”

兰玉溪气得怒吼道:“当初我选择委身下嫁给赵向荣,都是为了你和你的父亲,我又为什么要加害于你们?”

陈岳仍旧苦笑着摇了摇头,兰玉溪突然镇定下来,二人都不约而同地回忆起天各一方后的痛苦日子……

兰玉溪被接进荣园不久,赵向荣就迫不及待地想和她结婚,好让陈岳早点死了这条心。晚上,兰玉溪躺在赵向荣的双人床上,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悲痛不已地回忆起自己曾在生日宴上许下的山盟海誓:某年某月某日的四号,她要和陈岳拍婚纱照,第二天就嫁给他。可惜……这一切都已经化为尘烟,随风飘散。

突然,赵向荣靠在她的身旁,露出无耻的笑容,道:“某年某月的四号,我会把和你拍的婚纱照寄给陈岳,再邀请陈家来参加你我的婚姻宴会。让陈岳亲眼见证你真正拥有的幸福。”

说完,赵向荣把身子压在兰玉溪身上,粗糙的双手捧着兰玉溪凝脂般光滑的脸颊,开始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兰玉溪紧闭双目,任赵向荣‘享受’自己,一颗晶莹的泪珠悄悄滑过她的脸庞。

1934年的八月四号,赵向荣和兰玉溪拍了婚纱照,赵向荣冲洗了两张,把其中一张寄给陈岳,陈岳一看,照片上的兰玉溪强颜欢笑,赵向荣满面春风地轻轻抱着她。但此刻陈岳却失去了理智,他觉得照片上的兰玉溪笑得非常甜蜜,好像对自己的这段婚姻很满意。

第二天,陈家赴约参加赵向荣与兰玉溪的婚礼,临近晌午,赵家豪宅里人山人海,三层楼上都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酒菜。兰玉溪挽着赵向荣的胳膊,站在大厅中间向来宾鞠躬道谢。

陈岳无法忍受二人恩恩爱爱的样子,于是他上了三层,坐在旮旯拐角的酒席前,默默注视着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对新人。

高朋满座后,乐队便吹起欢快的曲子,大家端起酒杯祝福赵氏夫妻百年好合,酒罢,大家起哄道:“新郎新娘亲一个,亲一个……”

兰玉溪害羞得面红耳赤,微微低头,但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突然,赵向荣把右手食指放到她的尖尖的下巴上,慢慢托起,之后把厚厚的嘴唇慢慢贴到了她的红润薄唇上,闭上双眼,尽情享受着眼前的娇美新娘,不!应该说是尤物!

客人们见兰玉溪似乎毫无反应,便再次起哄道:“不够热烈,不够热烈……”

兰玉溪无可奈何,只好也轻轻闭上眼睛,双手轻轻抱着赵向荣,身体微微向前倾斜,动作僵硬地配合着赵向荣的亲吻。

陈岳看到兰玉溪竟然主动和赵向荣亲吻了,脑子像遭受了晴天霹雳,轰的一声巨响,立刻被震得脸部抽搐、嘴唇颤抖、精神恍惚。他神志不清地隐约看见兰玉溪竟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笑容洋溢地和赵向荣激吻起来,似乎她已经忘却了全世界,以及在场的旧爱。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章 惊天阴谋(二) 返回《四号别墅》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兰玉溪疯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