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劫持

文/逸仙居士
本章字数:2480 四号别墅txt下载

下了车,那伙人便和柳诗娴各走一边,她知道刘琴琴老家的方位,看到这五个男的都往反方向而去,这才松了口气。一般跟踪者都是卧底在当事人附近,而他们的做法很显然与这种理论背道而驰,因此可以初步推断出他们应该对王夫人没有歹心,说不定此王董和夫人非彼她所认为的王董和夫人也。

这样一想,她心中千斤重的石头全都落地了,自我安慰道:很希望我是想岔了,既然他们不是对自己人下手,那我也没必要杞人忧天了。

她先去了一位同学家,把行李放好后便匆匆赶去刘家送高丽参,刘琴琴一看侄女来了,喜不自禁地请她游园喝茶,二人聊了一上午的家长里短,晌午刘琴琴又盛情邀请她吃一顿丰膳,宴上她又开心地喝个红光满面、酩酊大醉,饭后柳诗娴看她踉踉跄跄的样子,忙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回房歇息。

刘琴琴边走边诗兴大发地吟道:“亲友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

柳诗娴很震惊,她从未在王婶身上看到这么豪放的姿态,在她的印象中,王婶素日和她女儿一样,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使三家人好不容易有了把酒言欢的聚会,她也是表现地端庄矜持,现在这样的表现,她确实是前所未见,感到惊喜交加。

可能是因为自己平日里与王婶没什么太多的交情,因此不了解她,也是,一个人在大众场合的言行举止和他在家里的还是有所差异,但她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随意性,虽然她是个表面上无比高冷的女孩。因此她欢喜道:“王婶,以后咱们三家聚会时,你就不要表现得那么拘束,我们很不习惯的,你现在这样的洒脱倒是让侄女很欣赏呢!”

刘琴琴满面春风地微微颔首:“是的,侄女教训的是,以后王婶绝不会像以前那样那么拘束了,我要表现出自己豪迈泼辣的女人味!”

柳诗娴兴奋地点了点头,让她以后多去她家做客,但这时,刘琴琴脸上的笑容却被阴霾覆盖,她无比伤感地叹了口气,道:“诗娴啊,也许……也许王婶以后很难有这样欢天喜地的聚会了,你既然要在武汉呆上半个月,那就替你爸妈,还有玉溪和欣荣,多陪陪我吧。”

柳诗娴觉出这话里有话,疑惑道:“王婶,您干嘛要这样说?您要想多聚会我们大家都很乐意的。”

但刘琴琴却唏嘘一声,不肯透露实情,之后继续装模作样地发酒疯,让柳诗娴扶她回房歇息。

午夜。

刘琴琴早两个小时起来了,趁着月黑风高、夜深人静之际,穿着风衣偷偷溜出家门,往西街方向而去。

到了那,她进了一个黑暗狭小的巷子,走到最里面,敲开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刘琴琴称呼她为菊婶,让她赶紧把东西给她。

菊婶赶紧走到眼前的花圃跟前,用手上的手电筒照着,锁定目标后让刘琴琴去家里拿一把小铲子,随后把两朵黑中发红的奇怪之花铲了下来,微笑道:“看到了吗?二十年来才开出这么两朵,希望功效很管用。”

刘琴琴拿了这诡异之花,对菊婶千恩万谢,与此同时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十万块的支票递给她,算作她二十年来锲而不舍的酬金。

刘琴琴正准备要走,突然一转身,看到黑暗中走出来四个蒙面人,手里还拿着枪,向她逼近,她感到大事不妙,赶紧和菊婶躲进了房里。

那四个神秘杀手往门口一站,威逼道:“里面的人听着,赶快把那两朵花交出来,否则爷爷们烧了你这破屋。”

二人被吓得大气不敢出,躲在床底拿着菜刀,全身瑟瑟发抖,那四个杀手继续威胁道:“爷爷数到三,你们若是继续负隅顽抗,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二”杀手们刚要数三,突然从黑暗中飞出一颗子弹,瞬间把其中一人的脑袋打爆了!他们吓得赶紧戒备。

紧接着,从黑暗中走出来十来个拿着自动武器的第二拨杀手,但可以肯定两拨杀手不是一路人,接下里肯定要火拼一场。

第一拨人的老大怒道:“你们是何方神圣,胆敢暗杀我们?”

但这伙人根本对他不予理睬,直接抱起冲.锋枪就一通扫射,还好第一拨人临危不乱、训练有素,一边躲开枪林弹雨,一边狠狠还击,只眨眼功夫便干掉了七个第二拨杀手。

但第二拨杀手突然向他们撇过来五颗手.雷,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炸成了肉泥!紧接着这伙更加残暴的人冲进了菊婶家门,很快发现了二人,他们惨绝人寰地直接射杀了菊婶,并把刘琴琴劫持走了,不知去向。

刘琴琴便从这晚失踪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母突然发现女儿不见了,急得赶紧派下人四处寻找,但找了老半天都毫无结果,刘母彻底坐不住了,亲自带领所有家仆上街寻人。

他们刚到十字路口,便看见一队警察荷枪实弹地往西街而去,刘母忙问发生了什么情况,警察说昨天深夜王家巷发生凶杀案,一名老年妇女在家中被射杀,但凶手趁着夜色逃之夭夭,现在要赶过去处理现场。

听了这话,刘母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带着人在警察后面亦步亦趋地紧跟着,一到王家巷,便看见满地的子弹和鲜血,还有……四个被炸得面部全非的男子,警察上前勘察,却未搜出这四人的任何身份文件,于是只好先给他们收尸,之后立刻冲进菊婶家勘察。

还没进去,里面便飘来一股刺鼻的化学气味,警察捂着鼻子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这哪是人家?简直就是个化学实验室!里面摆满了化学仪器和试管,衣架上还挂着一件实验服,着实让人感到诧异。

警察进去一看,受害人胸口已经被打穿,目不忍视,于是他们一边收尸,一边搜查受害人的身份文件,很快便从抽屉里找到了,证件上写着:王萌菊,女,1880年生于南京,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化学博士,长期从事花粉化学研究,1930年获得国际化学科学进步奖。

显而易见,死者是一名著名的科学工作者,可是这个线索并不能给本案提供任何价值,于是警察只好再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突然,刘母从外面地上捡到了一只银花耳环,惊得瞠目结舌:这……这是女儿琴琴的耳环!

瞬时,她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想法:琴琴……会不会被歹人给劫持了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波澜又起 返回《四号别墅》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四章 勇者无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