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登封再战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922 天净沙txt下载

登封,喊杀声震天,滚滚浓烟正在燃烧着整个城池。

“杀啊~!”契丹人已经张开弓点起一支支燃烧的火箭向城□□去。

“叫百姓们躲到城墙下,所有人避开契丹人的弓箭!”廖伊的命令下达。

三轮火箭射进了城内,整个城市都喧嚣起来,百姓们慌张四处躲避着,还有人想扑火,却被一名名官兵喊道:“速到城下躲避,别救火了,别救火了!”

六神无主的百姓随手拿着自家的值钱家当就向城墙跑去,太平了太久,突然遇到战乱,他们已经恐惧战胜了一切。

“冲锋!”北院大王的命令下达,号角响起,上万的契丹骑兵已经学着汉人拿起云梯开始向城下跑去。

“将军,敌军已经冲上来了,怎么办?”一名城卫已经将廖伊当成了主心骨,直接尊称为“将军”。

廖伊道:“不要慌,敌军不善攻城,只要我们闭门不出,他们必然没有办法,所有人都注意,一会用镰钩将他们的云梯都推下去!”

“诺!”城卫立刻抱拳前去下令。

于是当那些契丹人攀上云梯时,一名名城卫立刻用镰钩将云梯推了出去!

“圆木!”廖伊一挥手,一个个城卫举起城墙上的一根根圆木向下砸去!

“啊~!”

“啊~!”

城下契丹人惨叫声不绝。廖伊湛天枪一挥吼道:“天策弟子在哪?”

“吾在!”

“吾在~!”不远处城卫之中惨杂着天策弟子稀稀拉拉的声音。

“城门集结,随我冲锋!”廖伊说着直接奔下了城头,城下五十匹骏马正不安的打着响鼻,她却铠甲护身一跃而上,拉住其中一匹的缰绳举起湛天枪喊道:“天策弟子集结!”

随着她的呼喊,立刻有近百名弟子冲下城头聚集一起。

“上长/枪”廖伊说着,就见一众弟子立刻取下马鞍上的包袱开始将一节节枪杆接上。随后跃上马匹整装待发。

廖伊看在眼里,鼓舞士气道:“天策神威,意在如何?”

“横扫天下,横扫天下!”

“今日也许我等有死无生,怕不怕!”

“不怕,不怕!”

“为了天策神威,随我冲锋!”

“风,大风!”

廖伊剑眉一扫,对着守城门的城卫喊道:“开城门!”

城卫们立刻七手八脚开始拉开城门,县令慌忙赶来:“廖姑娘,城门不能开啊,不能开!”

廖伊回头看向他,展颜笑道:“莫怕,城下契丹人并未骑马,我等只有杀杀他们的锐气才能保住城墙!”她说着望向城头,上面已经死伤惨重,城墙上的士兵寡不敌众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县令明白过来,随后双手抱拳,持大礼缓缓躬身道:“如此,诸位保重!”

“保重!”廖伊一拉马头:“驾!”骏马前蹄扬起便向城外冲去。

天策弟子五十众,手持□□,身穿铠甲一路冲出,如同一把利剑直接向城下的契丹人杀了过去。

远处北院大王看到那小股骑兵出城,立刻不屑一笑:“跟我大契丹比骑兵,自不量力!”

然而,他忘了,此时城下的契丹人近半数没有骑马,为了攻城,他们只能笨拙的抬着云梯,推着冲撞车。所以......原本习惯屠戮汉人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队不到百人的骑兵却拥有不比他们差的战力!

“杀!”长/枪直刺,一名契丹士兵便被捅进了腹腔,而廖伊的去势不减,那湛天枪直接又没入了另一名契丹士兵的体内。

“横扫千军!”廖伊单手一拖居然将那插了两契丹士兵的湛天枪举了起来,然后对着身前的契丹战士就是一个横扫。嘭嘭嘭的声音响起,那枪杆便砸在了五六人身上,廖伊更是长/枪一甩,那两具被刺穿的尸体立刻摔进了人群之中。

随着她一马当先,天策弟子立刻豪气冲天,平日里的游龙枪法立刻挥舞起来,只将面前的契丹士兵屠杀的毫无还手之力。

北院大王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士兵居然开始败退,而那一小队骑兵居然越战越勇!

“此女不凡!”北院大王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一挥手,号角又起,赫然命令那些没有骑马的契丹士兵开始后撤。

随着那些士兵后撤,廖伊等人立刻觉得压力一轻,她听见号角,发现契丹人撤退,可骑兵却已经提刀上马准备冲来。

“撤!”廖伊毫不犹豫命令道。

“师叔?”

“速撤,不可力敌!”廖伊斩钉截铁。

“撤退!”天策弟子立刻调转马头向城门撤去。

“别让他们跑了,给我射箭!”契丹将领乃是猎人出身,立刻命令道。

于是一众契丹人立刻提起弓箭向廖伊她们射去。

廖伊本就在最后,听到箭矢在空气中飞鸣的声音,立刻转身挥起湛天枪化为旋风就挡了去!叮叮当当声中,箭矢在她身前落下,可身边却还是有两名弟子中箭惨哼。

廖伊听得心焦,当下浑身劲气爆开,功力提到九成枪杆迅速挥舞,将跟多的箭矢打落在地,直到弟子们彻底进入城门,她才转头离开。

吱呀~轰~!登封城的城门再一次闭上。

北院大王望着那不算雄伟的城墙深吸一口气:“天策府,名不虚传!”

-----

因为最近梅思乐这边似乎不太平,选秀的太监立刻将行程提前,一日难得的行了四十里,来到更大的城市,这次连金刀护卫也调了来。

白日里梅思乐的精神状态就不好,总是神思缥缈,到了入夜对着镜子卸妆居然都卸了一个时辰,根本就是一直在走神。梅思乐在镜中看着自己的容颜,脑海里却总是出现周葫芦的身影。

与葫芦相比,我还是要自惭形秽一点的吧?梅思乐想着在西域那次哄骗周葫芦穿女装的情形,嘴角就不由上翘,隐含着一丝笑意。可随后,她的眼前却又浮现出昨日周葫芦双目含泪的容颜。

“你不能这样对我!”周葫芦带着哭音的话在耳边回荡,梅思乐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不再敢看镜中的自己。

葫芦,对不起!梅思乐心中充满歉意,一双眼睛也隐隐蓄起了泪水,她喃喃自语道:“我相信你那没心没肺的,伤心几天应该就会好的!”

“梅姑娘,今日咱们换了地方,杂家呢也给你派了个金刀护卫来,你可安心休息了。”门口公公的声音响起。

梅思乐回过神来,她打开了门,黑色的秀发垂在胸前,有些慵懒又有些妩媚得对着公公笑道:“公公,不用那么麻烦了,小女子不过是个秀女,连大家闺秀都算不上。”

“梅姑娘此言差矣,姑娘绝色风华,虽然出身低了点,可无论是身段还是气度,哪怕是才学都不凡,岂是一般女子能比得了的?”公公嘴巴速来甜,夸起人来都语气一本正经,显得很有可信度。

梅思乐掩嘴娇笑两声说道:“借公公吉言,小女子也希望自己能获得圣宠呢!”

“不难,不难!”公公笑眯眯道:“只要姑娘他日飞上枝头别忘了杂家这些人。”

“自是不会忘记。”梅思乐很识趣的说道。

公公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对身边的一名金刀护卫道:“你要好好守在门外,不得打扰姑娘,也不得让那些宵小之徒靠近!”

“诺!”那金刀护卫本来觉得很是不满,他乃是皇帝册封的六品带刀侍卫,居然被派去看护一个什么官衔称号都没有的秀女,实乃掉价了身份,可当看到梅思乐的容颜后,他才明白公公为何要保护这么一名“秀女”了!

如此绝代风华,能朝夕处之,保护她,对男人来说本就是件美事,他自然变得极其愿意起来,甚至暗想若是能一亲芳泽那也死而无憾了。

送走了公公,梅思乐随意瞄了一眼那金刀护卫,谁知那护卫根本不敢看她,本能的就持刀行礼,好似梅思乐贵不可言。直到梅思乐进了屋,将门关紧后,那金刀护卫才松了口气,望着那房门又是呆了呆。

梅思乐再次坐在了铜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想到的却还是周葫芦,她突然对镜中的自己说道:“你说今晚葫芦还会不会来?”

“肯定不会来了,她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她说完上句,下句又自顾自地出来了。

“可若是她来了呢?”

“她来了又能怎样?”

一片寂静中,梅思乐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梳子随手将秀发披在了身后向床上走去。

梅思乐迷迷糊糊中,突然觉得一阵凉风吹过,自己的身边似乎躺了个人,她吓了一跳,手掌运气对着身边就打了过去。谁知那人居然双掌一出,与她对起掌来。

连着走了两招,梅思乐才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你怎么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那人一把甩开了她的胳膊,没好气说道。

梅思乐与她对坐在床上,床帏将二人罩在一个小世界内,大眼瞪小眼。

“梅姑娘?”门外金刀护卫的声音传来。

梅思乐低声问对方:“又是我娘逼你来的?”

“没有,我自己乐意来!”周葫芦有些傲娇道,脸上有些小得意。

“梅姑娘!”护卫不安的又一次喊道。

“没事!”梅思乐应道。

“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护卫这才放松了神经。而屋内周葫芦却用口型作出:“你怎么不喊了,不喊人来抓我了?”

梅思乐一个白眼扫了她一眼,直接躺在床上不理她。谁知她也自来熟的躺在了梅思乐的身边还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梅思乐听见周葫芦那舒服的呻/吟声一阵烦躁,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还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章 魔门前生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章 给我理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