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六十一章 婚配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769 天净沙txt下载

梅思乐骑在骏马上与那江湖客走在山道上, 摇摇晃晃很是悠闲。

梅思乐道:“小生早闻川蜀周家是江湖上隐世豪门,更是汇集了天下至高武学,却一直不知在何处, 若非大侠你带路, 小生也不会有此机会!”

那江湖客闻言笑道:“这周家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若非周家人自己引领,你根本不知道在何处!”

“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吗?”

江湖客摸摸胡须:“兄弟勿要多话, 你只需随哥哥走就是了!”

梅思乐当下也不再多话,只是望望前后,这不算崎岖的山道上江湖客足有三十多人,可见可能都是拜会周家的。

川蜀周家高手众多, 家业也是极大的,这些江湖客多数是各个门派的带话人。就说梅思乐身边这位也是崆峒派的重要人物, 此次就是携带了礼金前来拜会。

“兄弟气度不凡,但周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你可有什么江湖身份?”江湖客突然问道。

梅思乐捋了捋自己耳边的发带道:“不才,与天山灵鹫宫有点渊源,更是见过灵鹫宫主,不知能不能冒充一下?”

“天山灵鹫宫?”那崆峒弟子很意外,虽然天山灵鹫宫远在塞外, 可是名气却是不小的。他又问道:“听闻那灵鹫宫上美女如云, 却无男丁,你如何见到?莫非......”

梅思乐呵呵一笑,昂首挺胸道:“看我面容如何?”

那江湖客道:“嗯, 神风俊朗,远胜宋玉潘安,这脸长在男人身上是稀奇了,但长在女孩儿身上,我就毫不意外了!”

梅思乐笑道:“是啊,就是我长得好看,与宫主坐下四大弟子之一的梅剑有渊源,童姥才瞅了我几眼!”

“梅剑啊......听闻也是个大美女,莫非你们是亲戚,所以都姓梅?”

梅思乐心道,梅剑不一定就姓梅吧?不过她面上却笑眯眯:“然也!”

实际上灵鹫宫虽然名头大,但神秘感却也不比川蜀周家低。就说灵鹫宫主巫天行这几年神功大成,俨然是西域第一高手这一点,就足够他人侧目。再加上男人么,谁不对那种全是女人又神秘的地方八卦呢?

一行人不紧不慢走到一处山涧里,那山涧深处有一个溶洞,溶洞洞口狭小,只许一轻舟泛过。而轻舟早已一枝独秀顺水而下,停在了众人的面前。

泛舟者乃是一个头戴汗巾,身穿无袖薄衫的男子,那男子摇桨轻松自在,额头间没有汗渍反而是太阳穴高高鼓着。这人虽然肌肤被晒得黝黑,可一举一动却充斥着力量,梅思乐暗自揣测,怕是个内家高手!

那船夫将小舟停靠在岸边,然后抱拳道:“某家乃周氏看护,负责引领诸位进谷!不过小舟坐数有限,还希望各位排好队,一个一个上船,每次过五人,另外请各位用这些黑带蒙上眼睛!”那船夫说完取出一根根黑色的布条递给了最前面的几人。

那些人也不说话,跳上船便自觉蒙上了眼睛,那船夫拿起手篙喊了一声:“剩下诸位请等候片刻,这一来一回小人需要大概一炷香的功夫!”说完他便带着舟上之人离开。

待梅思乐她们上船,已是三波之后,梅思乐蒙上了眼睛,没过多久就感觉船只摇晃,然后就是逆水而上,不过几个呼吸就感觉到进了那溶洞。

溶洞之内与外面的炎热完全相反,寒气阵阵,居然让梅思乐隐隐打起了哆嗦。若是没有内伤,她自是可以靠内功御寒,但如今......她忍着寒气,更是觉得胸口闷痒,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随着咳嗽加重,梅思乐不由从怀着取出老葫芦给的药瓶,去了点药含进口中。

小舟摇摇晃晃,不时左拐右拐,还会听见船夫说:“低头喽!”

咳嗽缓解了下来,轻舟也已经出了溶洞,水面透着更深的寒气。梅思乐心道:这么寒冷,难道是寒潭?

待靠上岸边,梅思乐取下眼前的布条,前景豁然开朗。

鸟语花香,青草绿松,远处还有不符季节的桃花盛开。梅思乐回头看去,自己眼前是一波清澈的潭水,只是潭上雾气缭绕,即使你视线绝佳也只能瞧见十几米内的距离。

果然是个天然寒潭!梅思乐心道,这寒潭周围是一座座简单的楼阁,融入自然之中。看起来那一座座屋舍很是简陋,却也给人了宁静安逸的感觉。

果然,是个适于隐居的桃源圣地!

“诸位客人请随我来!”只见岸边有两名绿裳女子对众人微微行礼,然后转身便在前面引路。

这山谷看起来很小,其实真的走到深处才知实际上还是很大的。穿过一处不知名的花谷,才看见较为巍峨的建筑,门厅齐全,护卫站在左右。

众人被引进门内,通过走廊来到一处庭院,绿裳女子打开了一间房门然后说道:“山谷偏僻,来客较多,还请各位海涵,这间屋子刚好容五人居住!”

梅思乐随着众人走进屋内,才发现里面是一个大通铺,犹如宫女寝室,几人躺在一张床上睡。她深吸一口气,心里却道:不怕,我来是找葫芦的,非来真住的!

绿裳女子又道:“请各位记住自己的监舍名字,勿要随处乱走,更不要坏了谷内的规矩!”然后她又讲了在哪用餐,山谷内的作息和规矩,这才离开。

待她讲完时,又有两名绿裳女子领着新来的五人进了旁边的屋子,又是讲解一番。

绿裳女子们一走,那些江湖客就坐没坐相,躺没躺相上了那大床,拖鞋的拖鞋,放兵器的放兵器,擦拭准备的贺礼的,一个个各顾各的。

梅思乐心中思念周葫芦,便提步就出了门,朝着别处走去。

这宅院其实并不大,总共也就二十三四间房子,几处阁楼。房屋多为侍从和宾客居住,真正的周家人显然都住在那一处处阁楼。

整个山谷内除了接待宾客的那些绿裳女子,还有很多人正在高挂灯笼,张贴囍字,擦拭房屋,为即将到来的新婚婚宴做准备。

众人繁忙,多数是没有注意梅思乐,直到梅思乐来到一处楼阁前,才有人出面阻拦。

一中年女子站在那阁楼门口道:“这位公子是何人,为何来此走动?”

梅思乐手持折扇抱拳行礼道:“在下孟浪了,请姐姐恕罪!”她行完礼后又道:“在下头一次来,看到这世外桃源如同仙境便忍不住到处行走,想看看这山谷内所有景致!”她说完又有些遗憾道:“毕竟大婚过后,我等也不能久留。”

她表情到位,加上颜值极高,这般诚恳下来,自是让那中年妇人放松了表情,说道:“山中美景无数,但是我谷内却是不能乱了规矩,更不能随意走动的。公子若真有心,可去寒潭周围走走,那里并非禁区!”

梅思乐点头应下,又随口问道:“只知来参加小姐的婚礼,却不知道是谷内哪位小姐的婚礼?”

中年妇人道:“是原本在外失散多年的小姐,如今归来后已是婚嫁的年纪,加上小姐天生丽人,绝色无双,便被黄家人看中了!”

“黄家人?”不知为何,梅思乐想到了在河间府遇到的那个自称姓黄的黄景瑜。

那妇人道:“怎么,不知道黄家人么?”

梅思乐笑了笑道:“以前倒是遇到过一个姓黄的,不过身份地位实在不一般,所以在下不太敢想。”

“自是不一般,否则如何能配上我家小姐?”妇人端起了架子道:“好了,此处是内宅重地你个外人还是不要乱逛的好,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那就不好了!”

“是,在下这就离开!”梅思乐说完就拂袖而去。

她虽然走得很果决,看似潇洒,实际上脑子缺乱糟糟地,不知不觉中她的胸口浊气和寒气压在肺腑内,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那咳嗽越来越重,似乎要将心肺都呕出来一般。气闷地让她近乎喘不上气来,人更是手扶住一棵苍松才能站稳。

周葫芦,是你么,他们说得嫁人的人,是不是你?

梅思乐想到此手猛地拍在了树干上,更严重的咳嗽声响起,隐隐泛起血渍,伴随着它的还有梅思乐的绝望和伤心。

“你为救我而陷入这般田地,我便是死也要和你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梅思乐有些呢喃道。

周葫芦更是认真:“对,不离不弃,若是他们要来追杀你,我便和你有难同当,你我二人联手也难有敌手了,只要不是遇到那种返璞归真的老怪物,你我要逃命还有谁能留得住!”

“躲躲藏藏一时自是容易,可一世呢?你要和我不离不弃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辈子吗?”

周葫芦:“若是你需要我,便陪你一生一世又如何!”

梅思乐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哪怕我嫁人?”

“那我陪你嫁人!”

“若是我嫁的人你不喜欢又当如何?”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有事!”

“若是我不嫁呢?”她又问。

周葫芦:“那我也不嫁!”

“若是我一辈子不嫁呢?”

“那刚好咱俩金兰姐妹一辈子!”

一辈子,一辈子,金兰姐妹,不离不弃......这就是一辈子么?这就是你的所谓“义士”?

作者有话要说:  写着写着又狗血了,还又虐了,唉,我好心疼我家梅思乐,谁让你三次元就知道催更!把你写惨一点 我消消气!

(快捷键 ←)上一章:154、第六十章 皇甫 死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156、第六十二章 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