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第四十七章 传功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950 天净沙txt下载

第四十七章传功

“你这小姑娘, 不错!”

“承让了。”张徵调整着呼吸,躬身抱拳说道。

巫天行颔首:“小小年纪有此番成就,必然是有不少奇遇,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你不会再拦着我找那个小崽子了吧?”

张徵本就没想到自己与对方会缠斗那么久, 况且她受益也良多, 便主动让开了去路。巫天行再次满意点头, 她本就冷傲,如今见了张徵的寡言, 居然有种看到从前的自己的感觉。于是她抱了抱拳,没有说话提步离开。

只是巫天行才与张徵擦肩而过,突然侧头看向人群,瞧见一人立刻停住了脚步,甚至整个人都显得拔剑弩张。张徵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讶然,居然是自己的爷爷。

“张浩天!”巫天行扬声喊道。

张浩天缓缓从人群中走出, 抱了下拳:“巫宫主!”

巫天行赫然说道:“当年你率众逼死我姐姐的账我还未与你清算!”

张浩天看向她:“当年之事,我已悔矣!”

“哈哈哈哈,‘我已悔矣’!你区区一句话就能抹去我姐姐的命吗?”

张徵有些迟疑走向张浩天:“爷爷,她?”

张浩天看向张徵道:“她是你母亲的妹妹, 你母亲叫巫天瑜, 而她叫巫天行!”

张徵回头看向巫天行,用力看着,似是想要从巫天行身上看到自己母亲的影子。她从不知道她的娘亲的样子, 如今看到母亲的妹妹,她就更想想象母亲的面容。

张浩天握住她的手道:“按道理说,你该喊她一声姨母!”

“姨母?”

巫天行的表情也赫然变了:“你,是姐姐的孩子,你......还活着?”

张徵没有说话,可身体却颤抖着,她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有个姨母。张浩天的声音再次响起:“不错,她就是你姐姐和我儿敬然的孩子,也是你当初想要带走的孩子!”

想要带走?张徵猛地抬头看向自己的爷爷,张浩天有些惭愧地避开了她的眼睛,解释:“你跟着那个烈狂邪走后两年,她曾上藏剑阁来寻你,想要带你走!”

“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巫天行大吼出声,一道掌风劈向张浩天,张浩天身前一道罡风震动将掌风震散。

张浩天说道:“那时我是以为她已经死了!跟着烈狂邪那种邪门歪道,肯定是凶多吉少的!”

“呵~!”张徵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张浩天知道张徵心中的芥蒂并没有完全清除,他自己也知理亏,继续说道:“后来烈狂邪复出,带着你到处杀人,我才知你还活着。”

“我早说过,你不认她就不要害她,可你做了什么!”巫天行怒气滔滔说道:“当年姐姐已死,问你要她的孩子你不给,我当时只怪我本事不到,无能!”

“可我神功大成再去找你,你怎么说的,说她已经死了!”巫天行冷言嘲讽:“我根本没有一点意外,你们中原武林的虚伪我早都清楚,所以我才不愿和你们同流合污!”

张徵深呼吸良久才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的事了?难道你娘被害死你就这么算了?”巫天行道:“当初皇甫韧与他们合谋逼死你爹娘,你以为你这个爷爷是好东西吗,简直是认贼作父......”

“那我还能怎样?”张徵吼出了声:“杀了他们吗,然后再被他们的后人追杀,然后再杀更多人?”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难道要一直杀杀杀,能杀得干净么?能痛快吗?”张徵有些无力的看着自己的手:“我杀得人已经够多了,就算永远杀下去,又能解决得了问题吗?我能靠杀人解决所有问题,我早就去杀了!”

张徵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想到廖伊,自己和廖伊的恩怨如何不是因为自己想要靠杀方汉正去解决问题。可结果呢,杀了他,却造成更多更大的问题!若不是如此,廖伊会恨她吗,她又会再经历那么多的痛苦吗?

巫天行被张徵的话震惊了,她开始思考张徵说的话,是啊,杀了又会怎样,能解决问题么?逝者已逝,其实改变的不过是更多的仇怨。

“巫天行,徵儿受的苦够多了,好不容易才走出来,你不要逼她再走回去了,人死了就是死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你想给巫天瑜报仇,我张浩天愿意接受约战,咱们挑个时间,不要在徵儿面前撕破脸,可否!”

巫天行看向张浩天:“怎么,你到现在都不承认自己当初做错了?”

张浩天上前两步道:“我承认,我后悔,我也在弥补!若是不觉得无法消气,我张浩天就自废武功便是,只要你能允诺保护好徵儿!”他看向张徵,眼中饱含温情:“徵儿年少不懂事,得罪了很多人,没有人护着,会吃很多亏的!”

“爷爷!”

“徵儿,无需多言,当日我在武林大会上就承诺会自废武功,今日在这么多人面前我言出必行,只要她巫天行能给我这个承诺!”

“爷爷不要,不要这样,我张徵敢作敢当,那些人要来寻仇找我便是,不需你护着,也不需任何人护着!”

“好,好!”张浩天的右手抚向张徵的头:“爷爷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可男子汉大丈夫,好男儿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爷爷当日用自废武功换了众人的承诺,今日就该实现诺言,而他们都是名门正派,至少不敢明着再为难你了!”

“爷爷!”

“勿要多言!”张浩天看向巫天行:“你可能做到!”

巫天行说道:“我巫天行以灵鹫宫主名誉作保,必保张徵一世!”

“爷爷,没必要,不需要,我张徵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杀的!”

“徵儿!”张浩天静静看了看他,又望向周围人群,里面江湖门派不少,他一把拉住张徵的手:“只有真正的放下心结,放开心性,你才能领悟武学的真谛!”他说着闭上了眼睛,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涌入了张徵的体内。

到最后,他还是放心不下张徵,就算有巫天行的承诺,他也不放心,所以他将自己数十年的内力传进了张徵的体内......

返璞归真之境的人本就内息循环不绝,但还不能到真正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程度,他的内力涌进张徵体内,也意味着体内的器官会迅速衰老,就算不死,却也长生不在,最多也就再活五六载。

江湖客们瞧得清楚,想要打断张浩天传功,谁知巫天行却直接坐在了屋檐上俯视群雄,稍有异动者便会感受到她磅礴的杀气。

随着磅礴的内力进入张徵的体内,张徵的眼前化为一片黑暗......

——————————————

天未明,随着更夫的打更声张徵睁开了眼睛。张浩天一脸关切的望着她:“醒了!”

张徵的眼睛发涩,泪落下,此刻的张浩天太苍老了,脸上的皱纹比平日多了太多,张浩天对着她笑,安慰说道:“哭什么,人生自有一死,有些人活得不清不楚,死得不明不白,可是爷爷很明白,爷爷也告别了最大的遗憾了!”

张徵再也抑制不住,一把抱住爷爷抽泣阵阵,眼泪很快打湿了老人的衣衫,老人拍拍她的背,鼻头也泛起阵阵酸楚:“徵儿,人生怎么可能真的有放下一说,爷爷可以放下一切,却唯独放不下你......以后的日子,只能靠你自己去走了~!”

张徵没有说话,老人的谆谆教导还在继续:“江湖就是一个纷争不断,恩怨难清的地方,而人心,人心是最险恶的,你一定要明白什么人该去信任,又有什么人该早早避而远之!”

张徵点着头,却哭声更大。老人摸摸她的头说道:“人总是要长大的,路也终是要自己去走的,放下恩怨,活得快乐一点!”

张徵擦着眼泪只是点头,她望向不远处,巫天行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爷孙二人,犹如一个彻底的旁观者。老人感怀完,与张徵相对而坐:“现在,你可以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了!”

“爷爷,我答应过廖伊一件事,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该怎么办?”

“答应人的事自然要做到,我老张家不能做言而无信的事情,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你那两个徒弟会照顾我,况且藏剑阁也会派人来保护我,你不要担心!”

张徵看向巫天行,巫天行冷漠地说道:“不要看我,我还要找我那不孝女,没空当保镖!”

张徵低头沉吟片刻说道:“其实,你抓住她们又能怎么样呢,道理她们不可能不清楚,就算你杀了周葫芦,又能改变些什么!”

“那我要怎么做?就这么算了?我的女儿就这样跟个女人跑了,还是个不靠谱的女人!”

张徵看到巫天行气得直接站起,也不知再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别叫自己后悔就是了。”

听到这句话,巫天行突然冷静了下来,她说道:“不管如何,也要先抓回来再说,既然你们已经没事了,本尊也该走了!”说着人便已出了房间消失在夜色之中,完全不给人多一句话的余地。

巫天行一走,张徵也松了口气,她很怕这位姨母对自己的爷爷不利,好在张浩天也知道她的担心,安慰道:“别担心,你这姨母虽然心狠手辣,却是个言而有信之人,更不会做什么乘人之危的小人!”

这倒是,巫天行为人冷傲,要她做下作之事,她肯定会不屑也不耻的。张徵又想到答应廖伊的事情,这事不得耽误,便有些焦急道:“我昏睡了多久?”

“不久,你体内的无相功能融合天下武学内力,你也只昏睡了一天一夜便醒了,想来适应的很好!”

张徵想到自己在昏睡中的感悟,知道道家心法讲究万法自然,此刻自己已有了道心,和一般武学已然不同。她突然想起党项国师所说的羡慕,终于能体会到他羡慕的原因了,天道是他一直想要窥见的,可自己怕是已经看到了两次。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终于到我最想写的那一段了。这段剧情过后,差不多再过两个剧情就完结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29章 第四十六章 对战巫天行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231章 第四十八章 真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