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伺候麻烦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563 天净沙txt下载

金多仙觉得这两天眼皮跳的厉害,似乎是没什么好事。也是,半夜才把那个廖伊医好,现在却又来了一个书生和绝色女子。

“大夫,帮我看看她,可是中了什么毒?”周葫芦将怀里的梅思乐放在了椅子上。

金多仙一看那书生,然后再一听对方说话,便知这书生分明就是女扮男装。

把过脉,徒弟对金多仙眨了眨眼,金多仙便知对方应该是个江湖人。唉,又是江湖人,最近真是多事之秋!金多仙心里叹息。也别怪他想太多,自从在烈狂邪手里活下来后,金多仙对江湖人就变得极其排斥。

周葫芦可没管这些,她把这恶婆娘弄哭了后,便觉得内疚不已,这不为了补偿对方便带她来看大夫。

金多仙走到了梅思乐面前,把了把脉,又掀了下胳膊上的袖子道:“她身上有伤。”

周葫芦立刻应道:“是的,受了些外伤,内伤也有!”

“师父,她好像还中了十香软筋散。”这时徒弟说道。

金多仙道:“嗯,这其实不是好事,她的内伤会结淤,以后可能会落下病根。”

周葫芦闻言:“落下病根?”这可是一大罪过,她之前只想戏耍这个恶婆娘,但要是耽误了人家的病情,落下了病根,她绝对会内疚死的。

金多仙道:“这十香软筋散药效不除,她就提不起内力自我治愈内伤,拖久了当然也就是问题了。”

“大夫,我知十香软筋散一般药效十日,可有什么办法能将它尽快解了?”

金多仙摸摸胡须道:“本来她没有受伤,只要加速血液循环,还是能让她至少提前三五日解了药性的,但她如今明显失血过多不能在刺激了!”

周葫芦闻言更是内疚,自己之前可是狠狠刺激了人家,直接把人给气晕了过去呢!

其实梅思乐不是被气晕过去,而是她骂了周葫芦半天,又受了辱,心有不甘,完全是失去了心力憔悴之下昏睡了过去,并非真的气晕的。倒是周葫芦看人家突然倒在床上没了声息才吓了一跳,心虚作祟便风风火火将她抱来看大夫。

“那怎么办?”周葫芦愁眉苦脸道。

金多仙:“我写个方子,你拿去煎药,给她喝三日便有效果,可以调理内伤,至于她体内的十香软筋散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好的,谢谢大夫了!”周葫芦取出了银钱付了诊金。

-----

梅思乐醒来时,自己依旧在那客栈之中,她眨了眨眼睛只觉得犹如做梦,就在之前她恨不得将那小贼活活撕碎。

周葫芦端着汤药进来,一见梅思乐醒了,便乐颠颠道:“你总算醒了!”

梅思乐再次见到这个让自己心里怒骂千遍的混蛋,那更是怒火三丈:“小贼,你到底想怎样!”

周葫芦道:“你别误会,之前是我不好,不该趁人之危,你别动气,我给你带了汤药来!”

梅思乐一看那汤药更是有气:“怎么?还嫌害我不够,继续下药?”

周葫芦闻言,眼睛眨巴眨巴,终于想明白了:“你胡说什么,给你下药的又不是我,是你投靠的那个书生和老太婆!”

“胡说,他们乃是我圣门分舵属下,岂能有那么大胆子,还刚巧了,被你碰见!”

周葫芦争辩道:“真的,我本是寻人,结果刚好看你进了那院子,我承认我跳进去实际上就是想报复下你,谁知刚好看见他们给你下了药,我怕是什么春药啊,媚药啊会误了你的一生,便把你救了出来!”

“无耻!”

“怎么无耻了!”

“你说春药、媚药还不无耻?”

“我只是说说,又不是我下的药!”

“看你就不是好人,绝对有那贼心贼胆!”

周葫芦气得小脸鼓鼓得瞪着梅思乐,这女人,简直不识好歹!她哪知道她在对方心中的印象就是个流氓无赖兼小偷。若是知道,八成她自己都会摸摸自己的脸,我长得有那么猥琐吗?

梅思乐这时已经是破罐子破摔,这无赖不止给自己下药,还上下齐手,毁了她的名节!

“若是,若是我功力恢复,我一定,一定将他的肉一片一片切下来喂狗,将他凌迟处死!”梅思乐心中想着。

周葫芦不知怎么地打了个冷颤,她看梅思乐一股吃人的目光盯着她,心里也毛毛的,当下说道:“算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你吃药吧,等你身上的软筋散散了去,我便放你离开!”

“你会这么好心?”梅思乐不屑道:“你若是好心,为什么非要我软筋散解除了再走?我圣门弟子江湖上至少万人,你大可送我去我圣门分坛,何必在这里假惺惺!”

“喂,我说你真的是不识好歹,我说了你那两个属下给你下药,你还敢回去,要回去也得你武功恢复了再回去吧,你这样不是羊入虎口,我白救了吗?”

“哼,你还想骗我,我吃你药,就更不会好,这十香软筋散怕是永远也解不了了!”

“我说你!”周葫芦气得:“不就是不相信么,行啊,你自己找死我不奉陪,要回那个什么圣门是吧,可以,你告诉我怎么去,我带你去就是了!”

“信你才见鬼!”梅思乐冷笑说道。

“你真是有病!”周葫芦终于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抱住她端起碗道:“是自己喝还是我来喂!”

“不喝!”别过头去。

“那我喂喽,我可是会嘴对嘴喂哦!”

“你!”梅思乐横眉冷对,却发现她根本不是这无赖的对手,当下只能乖乖喝下,谁知她喝了一口就对周葫芦吐了去,喷得周葫芦衣衫上一片污渍。

“你真是太过分了!”周葫芦彻底恼了,一把捏住梅思乐的下巴,撬开对方的嘴,也不管汤药烫不烫嘴就强制往里灌。你当她真会嘴对嘴啊,开玩笑,她自己纯情的初吻还在呢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咕嘟咕嘟,汤药是喝一半,咳出一半,梅思乐更是咳嗽着想吐出来。“不许吐,敢吐让你喝三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梅思乐那个恨啊,那个委屈啊......忍了,等我功力恢复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周葫芦觉得这女人完全是吃硬不吃软,对她客气就是让自己受气,她收了碗道:“你再休息下一会我拿点吃的过来,然后你吃完了送你去你们那个圣门分坛!”

“你真送我去?”

“当然!”周葫芦转身走的一刹那又来了一句:“你以为我乐意伺候你!”

“哼!”梅思乐转身不再理她。

很快周葫芦端了碗面回来,让梅思乐吃,然后又取出一套衣衫道:“我这没女装,你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穿这身男装,晚上我送你走!”

“你真的送我走?”梅思乐狐疑的望着她。

周葫芦哼唧道:“废话,你自己要找死,我就如你所愿呗!”说完却是走了出去。

梅思乐浑身无力,比那常人还要柔弱一分,勉强换好了衣衫,吃了面,觉得身上舒服了不少,至少体温不在那么冰凉。

周葫芦在客栈酒桌上气呼呼地吃了些牛肉喝了点米酒便租来了一辆马车。

待周葫芦去扶着梅思乐上马车时,梅思乐都不敢相信这个小贼会真的送她回圣门。

梅思乐坐在马车内,周葫芦扬起马鞭:“驾!”马车轱辘便动了起来。

一路颠簸,周葫芦问了梅思乐地址后,便没有再说过话。

这让一直和她吵吵闹闹的梅思乐多少有点不适应。她甚至想这个小贼要是真不骗我送我回圣门分坛,我便送些金银给他吧!

哪知周葫芦心里却想:这小娘子长得漂亮,就这样被那些恶*害了可惜了。可是她自己找人家祸害就不能怪我了!一会儿又想,自己侠义之士岂能因为对方的几句恶言就放弃了对方的生死?这女子要真是出了事,自己怕是内疚。

扬州城郊三十里地有个小镇,这镇里便有一个魔门分坛,比在扬州城要安全不少。周葫芦将马车赶进了镇子里,便不耐烦道:“到了到了,你快下车,我便走了!”

梅思乐掀起车帘一看,还真是小镇,她远远望去便看见一个牌坊上有圣门标记,当下难得客气道:“谢你了!”

周葫芦道:“你别后悔就好,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我怕死!”

待梅思乐下了马车,周葫芦果真头也不回的赶着马车就走了,好像真怕梅思乐会派圣门手下来拿自己样。

周葫芦前脚走,梅思乐便缓步走进了牌坊之中,她如今体弱,只能亮出脖子上的紫玉给店内掌柜看。

对方一看立刻跪地拜了两拜道:“恭迎圣女!”

梅思乐捂着伤口道:“给我安排好屋舍,我要休息!”

“遵命!”掌管的亲自引路便将梅思乐送到了后堂之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打你屁屁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魔门之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