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汉正归来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826 天净沙txt下载

十月初七,洛阳日渐寒冷,出门行走近乎能哈出寒气,离下元节还有八日。

一队骑兵打马狂奔,直接朝天策府赶去。

“报,世子回来了,世子回来了,少府主来了......”天策府内的仆从欣喜若狂,语无伦次道。

正在书房看书的方正天听到院中呼喊,原本镇定的脸上,终于显出欣喜的表情,当下放下书籍打开了房门:“汉正在哪?”

一名天策弟子立刻说道:“飞鸽传书说就这两日到,想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方正天闻言,立刻说道:“那慌什么,叫厨房准备,随时给汉正接风!”

“是,是府主!”弟子立刻向后厨赶去。

-----

廖伊正在校场练武,她手持湛天枪一招一式演练着,而张徵就如同一棵轻松般站在一边观摩。

一套游龙枪法使完后,廖伊看向她:“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吗?”

张徵走到武器架前拿起一杆长/枪,她对着廖伊静静一战,那一刻廖伊就觉得张徵不一样了。

呼呼舞动的枪影,张徵居然照着廖伊的招式来了一遍,只是她二人的气势却完全不一样。

廖伊注重稳,一招一招有条不紊,毫无乱象。可张徵却是快,一招连着一串,并且擅自打乱了枪术套路。

廖伊看在眼里,佩服张徵的才智,只看了几次,便将游龙枪法使的有模有样,还有自己的观点。

张徵停下了枪法,然后看向廖伊:“你缺一样东西!”

“什么?”

“我知枪术讲究气势,但是气势并非一定要稳如泰山,也可以快如闪电,更重要的是要有杀势!”

“杀势?”

“嗯!”张徵说着长/枪调转,一个直刺朝着廖伊面门刺去,廖伊大惊,立刻湛天枪迎击而上,谁知张徵根本不退,那长/枪枪尖直接与湛天枪碰在了一起。

轰~!廖伊只觉得一股威势将自己震退两步,张徵这才收起了枪势而是摇头:“你实战经验匮乏,尤其是杀气不足!”

廖伊有些不服道:“杀气怎的,待我练成天策府杀神枪法,杀气只会比你强不会比你弱!”

张徵看着她微笑,突然使出了天策府最成名的一招:“横扫千军!”

轰~!一道气浪直接将廖伊又一次震退,而张徵的枪尖已经指在了她的额头上,很平静地说道:“你已死!”

一招,只是一招,原来霸王枪法之内藏得是杀招!

廖伊的心似乎被打开了一扇窗户,这时听张徵道:“任何一门武功不是在于它要表达的意境,因为人是活的,那些功法是死的。若是想真的突破自己的武功,就不该拘泥于那些死的枪法招式,而是找一条适合自己的套路。”

“况且......”张徵侧头看了她一眼:“杀气不是武功带来的,而是真的靠武者在实际杀伐中自然培养出的威势!”

“你这样的,要和真正的高手过招,对方一个杀气就能让你愣神,随后等你回神来你已经死了!”张徵的话平静却显得冷酷。

廖伊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那你...杀过很多人吗?”

张徵又是一次沉默,最后发出了一个近乎听不清的“嗯”声。

廖伊的心犹如被钟敲击,一阵颤抖,她该猜到,她该猜到张徵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杀过人,就是那个疯狂书生不是也被她直接杀了?

“你怕么?”张徵发现廖伊的表情很苍白,就是眼神也直接躲开了她的目光。

廖伊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张徵摇头,自嘲笑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没有选择!”

她说完自己就陷入了沉默之中,真的没有选择么,真的没有吗?烈狂邪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要么你杀了他们,要么我杀了你!”

张徵只觉得自己似乎又陷入了无力之中,她一下坐在了擂台边缘,望向了远方,又似乎看向了天际。

廖伊来到她身边,坐在她旁边道:“你从不说你的事,其实我一直都想知道。”

张徵低着头,没有看她。

可是廖伊却看着她。

“疯婆子挨打了~~!”

“这就是个疯子,小师叔你救个疯子干嘛!”

廖伊的眼前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看见张徵的那一刻,那个邋遢肮脏甚至看起来精神不正常的疯女人,此刻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干净,平静,冷漠中带着深深的忧郁,这名女子必然有说不完的故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徵开口打破了廖伊的思绪:“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师父,就教我杀人......”张徵的话就如同两三岁才学会说话的孩童一般磕磕巴巴,断句断的莫名其妙。但是廖伊却没有提出疑问,而是静静地听着。

“我的师父说,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张徵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然后,我杀了他们......”

“你的师父居然如此残忍,难道他想培养你成为一名绝情刺客吗?”

“呵......”张徵牵强的笑。

“那你师父现在呢?”

张徵别过了头去:“死了。”

“死了?”

“嗯。”张徵用力抑制住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流下。

“怎么死的?”

张徵已经无力回答,她也不敢回答,她只是默默流着眼泪,背对着廖伊流着眼泪,她不敢讲,她怎么能说得出口?

廖伊没有再获得张徵的回答,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话算是对张徵师父的大不敬,当下道歉道:“对不起,我孟浪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望你节哀!”

张徵没有说话,她有种想逃走的冲动,因为她不想让廖伊看见自己哭,真的不想。

“小师叔,小师叔,好消息,好消息啊!”正在这时阿月的声音在远方响起,立刻吸引了廖伊的注意力。

廖伊转身看向远处跑来的阿月:“什么事让你那么激动!”

阿月喊道:“是二师叔啊,不,是少府主,少府主回来了!”

廖伊闻言僵立当场,思绪很混乱:“不是还有七日么,不是还有七日么?”

“小师叔,您的心上人就要回来了,你该开心吧?”阿月终于站在了廖伊面前,她看到了廖伊呆滞的脸,却以为廖伊是欣喜若狂所致。

“开心......呵,是该开心!”廖伊只觉得眼前有一个巨大的深渊,它深不见底,一步进入万劫不复!

----

骑兵们奔到了天策府的正门口,为首的铠甲武将一个潇洒的下马,对着门口的护卫们喊道:“我回来了!”

这么武将浑身铠甲,浑身散发着威武的气势,他面容与天策府主相似,下巴处流着一撮小须,鼻下还有八字胡,看起来成熟大气,俊脸露出笑意对着门口的护卫笑。

护卫们互相望了一眼,迟疑道:“少府主?”

武将点点头,这时他身后的骑兵们从马上卸下不少行囊站在了武将身后。

护卫们大喜道:“是少府主,少府主到了,少府主这次是真的到了!”他们兴匆匆向庭院内奔去,喊着。

武将看在眼里,笑得更是灿烂。

很快,老迈的天策府主方正天迈出了庭院,看向了那位武将。

“父亲!”武将单膝跪在了方正天面前:“孩儿回来了!”

“汉正......”方正天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在发颤,他激动,他真的激动。儿行千里父担忧,他方正天看似洒脱,实际上越是年迈对远在异乡的儿子们便越是担心。

武将双手抱拳道:“父亲,汉正幸不辱命,今日归来,解甲归田!”

“呵呵呵呵,归什么田,回家了,这家里一切都是你的,快起来,快起来!”方正天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说道:“这次回来,你就算想回军队,为父也不答应了,天策府的基业是时候传给你和你伊儿妹妹了。”

方汉正一只手持着腰间剑柄,走路铿锵有力,听到方正天的话,不由问道:“对了,伊儿妹妹呢?”

“她啊,现在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就是还是大大咧咧的,这会儿估计正在后面的校场练武呢!”

方汉正笑道:“伊儿妹妹像来勤奋,我这做师兄的可是比不了!”

“你这算是说了句大实话,等着,我已经差人去通知她了,估计丫头一会儿就该到了!”

方汉正无声笑着,却是没有说话。

“汉正啊,不是本来该在下元节过后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天?”方正天一副慈父表情说道。

方汉正道:“本来要是磨磨蹭蹭应该是那会儿到,可是汉正想着这一走又是好几年了,能早点回就早点回吧,便日夜兼程,提前赶了回来。”

方正天听后感觉很温馨,他感叹道:“当年你还是个小娃儿的时候,真是把为父气得哦,真是操碎了心,就怕你不学好!”他说着打量着方汉正,满意的点头:“看看现在,看看现在,一身正气,是我天策府该有的气势!”

方汉正正要谦逊,便听见屋外传来了声音:“小师叔,府主和少府主正在等你呢!”

“知道了。”廖伊没有情绪的应了一声。

她走进了屋中,果然看见了自己的二师兄,也是自己的未来夫君,她心下突然不悲不喜,对着二师兄点点头,随后对师父行礼:“师父,二师兄!”

“小伊儿,好久不见!”方汉正露齿一笑。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醉酒解愁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婚礼筹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