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杀人灭口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4011 天净沙txt下载

临近黄昏,两名江湖客骑着骏马来到一小镇上。

为首清瘦俊朗些的男子一拉缰绳,让马儿止住了奔跑的势头,对身边的魁梧大汉说道:“大哥,前面应该暂时没有村镇了,我看今夜我们就住这里吧,这刚完成了一个行当,也该享一下福再回幽州!”

那魁梧大汉声音很是粗野:“那就今晚住在这里吧,那边有个客栈,我们过去住下如何?”

俊朗男子呵呵一笑道:“大哥哪里话,我看客栈我们是要订下的,但住就不用了,也就是放下行囊的地方,今晚我们该去风流快活一番才对!”

魁梧男子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那俊朗男子在他耳边轻声道:“这镇子应该有青楼!”

魁梧男子这才恍悟,哈哈大笑:“好,随你安排!”

“驾~!”俊朗男子立刻一夹马腹,带着魁梧男子向一家客栈赶去。

二人走了差不多一杯茶功夫,镇门头处便出现一个黑衣女子,她微微喘着气,调戏了片刻又恢复如常。即使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内力充沛,气息悠长,但是半日不断的奔跑怎么也会让人的双腿产生疲乏感。

稍作休息,张徵便缓步进入镇子,她四处张望,恰巧看见一名店小二将两匹骏马从马栓上解下缰绳向后院牵去。就是这两匹骏马!张徵瞬间认出,她停下脚步看向那个客栈,当下提步走了过去。

“这位姑娘,要吃饭还是住店啊?”掌柜的一见张徵走了进来,立刻热情张罗着。

“住店,吃饭。”张徵的语气很冷。

“好嘞,请问姑娘是在自己的厢房吃呢,还是在这里.....”

张徵扬手道:“这里吃,住先不急,随便来两个小菜和一壶茶!”

“好嘞!”掌柜的立刻叫后堂准备炒菜。

张徵坐在了偏墙角的角落里,静等饭菜上来,饭菜还未到,那两人却是从楼上的客房走了下来。

“二弟,我们吃些东西再去那里吧?”魁梧男子说道。

俊朗男子道:“这里吃什么啊,那里的菜肴不比这里丰富啊,你想想啊,边吃着美味佳肴,边搂着美女在怀......那是何等逍遥?”俊朗男子说着就猥琐的笑了。

魁梧男:“话是这么说,可这种地方姑娘能有多漂亮?”

俊朗男刚想说,猛地发现角落里的张徵,一指对方道:“你瞧,这乡野小镇不一样有大美女?咱们在幽州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又不是没见过美人儿!”

魁梧男看了看张徵,张徵一身黑衫,表情冷漠,看起来很有威势,便知不好惹,他道:“快走吧,别节外生枝。”

俊朗男子也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主,当下问掌柜的:“掌柜的,这附近可有什么逍遥快活的地方?”

掌柜的自是八面玲珑,很清楚对方的意思,当下意会道:“从我家店门口朝北走,沿街三百步左转就能看见一个叫快活林的牌匾!”

俊朗男子满意点头,丢出一两银子:“谢了!”便拉着魁梧男子出了门。

张徵安静吃饭,而且吃得很慢,直到两柱香的时间后,才吃完起身。掌柜的立刻问道:“姑娘,房间给您备好了,要住吗?”

张徵本想拒绝,随后又一迟疑道:“住。”

掌柜立刻道:“我店铺后院有厢房,专门给女眷住的,清净,姑娘应该满意!”

“无所谓!”张徵摸出了点铜板,大概有四五十枚:“够么?”

掌柜道:“够了。”

张徵点头便让小二引路进了后院住宅。

这客栈,虽然地处偏远,但掌柜的确实是个很有头脑的商贾,他前院两层楼,一层做了饭馆,二层住店,后门通着后院,却是给往来的女宾住。二楼自是给了来往的男客。

江湖儿女自是不会计较这些,但这乃是去洛阳的必经之路,来往的旅人之中难免有不少大家闺秀,世家大族的人,所以这男女有别的别院就有了价值。

实际上这别院居住少说也要百钱,却因为最近生意冷清,掌柜便折了银钱让张徵住下。

张徵到了屋中调息打坐足足一个时辰后才出门,此时的她算是彻底恢复了体力。

一路按照掌柜对那二人所言的路线行去,果然看到了一挂着一排灯笼的门面。

“快活林”!张徵抬头看去,只见里面大门敞开,丝竹声起,男女调笑之音不断从内传出。

对男人而言,还真是快活呢!张徵冷笑一声,便走到对面宅院的院墙边上,翻身上墙,疾走,跳上屋顶,就在屋瓦上躺了下来闭目养神。

这风流之地张徵进去实在显眼,只能等夜深人静,或者说那二人出来再动手。

三更天已过,深秋的寒意让张徵每一口呼吸都带着一丝雾气,她睁眼看向那门口,里面的恩客要么陆续回家,要么就直接和女子进了厢房共度良宵了。

看来,今夜这两个小子是不会出来了!张徵微微叹了口气。

“关门了,快去关门!”老鸨对着龟公呵斥道:“今晚就这样吧,都关门歇息!”

大门被缓缓关闭,院内的靡靡之音也小了许多,一间间厢房内的烛火开始熄灭,一时间娇喘粗吼声都传进了张徵的耳朵里。

练武人耳聪目明者不在少数,张徵自是其中之一,听着这些声音她皱紧了眉头:“好想把他们都杀光!”

直到四更天后,太白星升起,那快活林才真正安静下来。

呼~!一道黑影突然出现。

黑衣蒙面!张徵的眼睛瞬间亮了,原本困倦的精神瞬间抖擞起来。

黑衣人鬼鬼祟祟跃过墙头,向内院的阁楼奔去,张徵看在眼里立刻跟随其后。

黑衣人悄然打开了龟公的居室一把按住他的口鼻:“我问你,今个儿来你们店里有两兄弟在哪个厢房?”

龟公立刻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黑衣人露出了他的鼻息,冷笑一声:“他俩一个瘦些,一个很强壮高大,看起来穿着一般,但出手应该阔绰一些。最重要的是,那个壮的不爱说话,声音还很粗野!”

龟公只感觉自己脖颈间传来一丝冰冷,他立刻点头。

黑衣人松开了手,手中的短剑就这样抵在他的喉头上:“他们在哪?”

龟公道:“在,在东头的3号厢房,三楼的!”

“嗯?”

龟公浑身一个哆嗦道:“还有一个在他隔壁,4号~!”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短剑瞬间割断了龟公的喉咙,随后一把将龟公的头按在床上,用被子掩盖住脖颈里喷溅而出的鲜血。

龟公本能的挣扎着,可鲜血却噗噗的向外越流越快,只在几个呼吸之间,他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双目瞳孔逐渐扩散,无神的双目紧紧盯着黑衣人。

黑衣人收了手,将短剑上的血在龟公的被子上擦了擦,便转身出了门。

轻手轻脚将屋门关好,黑衣人脚下无声走上了三楼,正在眯着眼睛看门牌号时,一间房子的门吱呀打开,一个只穿着肚兜披着红衫的女子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她正准备下楼去茅房小解,却刚好和黑衣男子撞了个面对面!

这一看,她立刻从迷糊中吓醒,刚想尖叫,却发现黑衣男子已经先发制人,对着她的头就插了过去。

噗呲~!一把短剑准准的□□了她的额头,她呆呆注视着额前的剑柄,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可身体却已不由自主向后倒去。

黑衣人立刻上前无声无息地将其抱进怀里,看着那打开的屋门就冲了进去。手起刀落的声音响起,屋内的男客根本没有醒来就已经命丧黄泉。

杀了这二人后,黑衣人走了出来,左右看看确定再无一人后,才反身关上了房门。

继续行进,看到了三号四号两个厢房后,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一根小管,在里面不知放了些什么东西,就用火折子点燃,一时间一股青烟燃起,他吸了一口,然后将门上的窗纸戳了个洞,往里面吐出了烟雾。

大概四五口青烟吐进后,他又来到另一个厢房照搬吐烟。随后,他自己晃了晃脑袋,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点精油般的东西往自己鼻下抹了抹,又点了点太阳穴,立刻清醒了不少。

那精油十分难闻,即使躲在二楼的张徵都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这黑衣人收拾好一切后,便轻轻推了推三号房的门,那房门居然没有上木栓。

吱呀一声,那黑衣人便走了进去,明晃晃的短剑已经在手。张徵看得清楚,那剑光一闪,黑衣人朝着床上男子的胸膛就扎了下去!

杀了此人后,那黑衣人似乎觉得男子身边不着寸缕的姑娘长得不错,还伸手在其胸前抓了几把!过了把瘾后,才转身离开。

他如法炮制的走进了四号厢房,这次似乎有恃无恐,偏偏就在他进门的那一刹那,床上一个粗野的声音喊道:“何人!”

黑衣人吓了一跳,本能的手中短剑就刺了过去。

叮当一声碰撞,那壮汉已经手持腰刀迎了上去,黑衣人手中短剑一触即退,伸手就是一掌打了过去。那壮汉看到手掌抓来,立刻举刀就砍了过来,黑衣人哼了一声,手掌一把抓住刀刃,顺手一划握住对方的虎口用力一捏。

壮汉呼痛,刀落,黑衣人的短剑瞬间刺进了壮汉的胸口。

呼~!一道掌风从背后袭来,黑衣人警觉,立刻侧身躲过,他回头一看,眼睛瞬间一亮,分明认得张徵。

张徵看到那双眼睛,双手出掌又打了过去!

呼呼呼的风声,那黑衣人的肩膀被一掌打中,退了几步,他身影晃了晃,毫不恋战,转身就向门外跑,几个纵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张徵没有追,只是冷漠地看着那个用手捂住自己胸口利剑的壮汉。

“求你...救,救救我......”壮汉喘息着。

张徵看着他手中的短剑,知道这一剑怕是已经□□了心脏,当下摇了摇头:“你没救了,但你可以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杀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婚礼筹备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汉正之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