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汉正之死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788 天净沙txt下载

风,冷冽。

黑衣人一口气奔出了小镇,喘着气将面巾拽了下来。

“这个女人,呼,这个女人还真难对付!”他说着按了按自己被打伤的地方,一股酸痛传来。

“这女人留不得!”他狠辣的做出了决定。

那壮汉死去时,早已惊动了周围的厢房,有人走出门一瞅那打开的屋舍,惊声尖叫起来:“杀人啦~!”

张徵一眼望过去,一道杀机一闪而过,她放下那壮汉尸体,一手推开挤进门的几个人,一个纵身下楼,便消失不见了。

黑衣人脱下身上的黑衣,从一树杈上取出一个包袱,将里面的衣服换在了身上。随后他架起了几根枯枝和荒草点了一把火将那一身黑衣丢进了火中。

他望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眼前晃过了父亲说的话。

方正天一拍扶手,椅子上的扶手便折断碎裂,他怒气冲冲盯着方汉正:“汉正,你对为父的保证都是假的么,还是说,你以为你翅膀硬了就能当为父的话做耳旁风了?”

方汉正微微一惊,立刻跪在了方正天的面前:“父亲何出此言!”

“哼,当为父不知道你们在幽州的胡作非为?”方正天一脚踹在了他的肩上:“为父说过什么,你可以在外面风流快活,但是绝不能在外留种,你倒好,留了种不说,似乎还要把人接过来?”

“你让为父的老脸往哪搁,你当你师妹能忍得了?”方正天怒骂道:“为父让她嫁给你,已经是你的福分了,你倒好不珍惜,还想在洛阳买个别院养小!”

“父亲!”方汉正扬声说道:“我有哪一点配不上师妹?我是天策府少府主,是正宣侯世子,论身份、论地位哪里配不上她,您别忘了她只是个山野村夫的野丫头!”

“住口!”方正天怒道:“你以为她配不上更好的么?我告诉你,她虽然出身比你低微,但她的武功比你高,江湖地位比你高,你要不想娶,想娶她的多得是,到时你看着吧,娶她的门派必会实力大涨,而天策府,天策府......”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方正天话锋又转有些哀伤道:“她要嫁给别人,你觉得她还能顾得上天策府吗,难道就你那二流功夫还能撑得起天策府?”

“父亲,我武功并不弱,你为何一定要如此轻视自己的儿子,而向着那个丫头!”方汉正怒道:“在你眼中那丫头怕是比我这亲生的嫡长子还要亲!”

啪~!方正天一巴掌打在了方汉正的脸上:“我告诉你,你的武功差就是差,你想进入先天之境,至少要四十岁以后,而她绝对二十八前就能进入,这就是差别!”

“还有,为父让你娶她是为你好,不要再质疑我,为父为了让你娶她,已经向她许了承诺,而你也在我寿宴上答应过,若是你出尔反尔,别说别人笑话你,笑话我天策府,在江湖上你就已经没了信义可言!”

“一个没有信义的人,还想统领天策府?还想以后主导中州的江湖势力?那是做梦!”方正天道:“为父为你铺了太多路了,若是你自己烂泥巴扶不上墙,就让你二弟来接替府主位置吧,你就做个闲散侯爷这么过一辈子!”

方汉正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冷声道:“难道在父亲心中,我处处都不如二弟吗?”

方正天一愣,长叹一口气道:“不,你有你的好,只是你二弟在为人处世上更通透一些!”

方汉正的眼睛有些赤红,他道:“我知道父亲的意思,就算没有我,还有二弟对不对,他一样能接手祖宗基业!”

“胡说八道,你想做什么,和你二弟决裂吗,他可从没抢过你东西!”

方汉正冷笑一声,颤抖道:“虽然二弟没有这个意思,可是父亲你......未必这么想吧!”

“好了!”方正天站了起来,厉声道:“说这么多,想这么多做什么,你只要把你那外面的女人和野种处理好,以后不要让人知道就行了!”

方汉正浑身一颤:“可那是我的骨肉啊!”

“又不是儿子,你有什么舍不得的!”方正天双手负后不再看他:“你记住名门正派的弟子最计较名声,你名声臭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黑衣人坐在篝火前,浑身都在发抖,在噼噼啪啪的燃烧声中,隐约听到他呜咽抽泣的声音。

嘎吱~!一根树枝踩断的声音,黑衣人猛地抬头看向不远处:“谁?”

张徵缓步走出黑暗,她就如一个黑衣山魈静静站在了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立刻擦去了泪水,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张徵看了一下燃烧中的那些衣料,然后看向他,平静而默然:“看到了火光。”

是了,虽然天色逐渐发亮,可是在森林里燃火的确很明显。

实际上,张徵知道对方是谁,也知对方必然要赶回洛阳,才在这半道上看见了篝火,走了过来。

“你想把我怎样?”方汉正看着燃烧殆尽的衣物:“或者说,你又能怎么样,告我吗?”

“不。”张徵平静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拿起枯枝丢进了火中:“我会杀了你,很快。”

方汉正呵呵一笑,踉跄了两步也坐了下来道:“你,不能杀我,我是廖伊的夫君!”

“你配不上她!”张徵看了他一眼。

“呵呵,连你也这么说,那你说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她,皇亲国戚吗?”

“不,是好人。”张徵总是会奇怪的断句,她说:“她是好人,要嫁给好人。”

“好人......”方汉正嘲笑道:“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好人,有的只有无辜还是不无辜的人!”

张徵看了看他没有再说话。

方汉正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他说道:“我不是好人?这世上又有几个好人?我虽然算不得好人,但至少以前也不算太坏。”

“你杀了无辜人。”

“那你呢?”方汉正反问张徵。

张徵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剑,剑的身上沾染着未干透的鲜血:“我是杀手!”短剑出手,剑尖直接刺向了方汉正。

方汉正的手掌迅速拍在了地上,整个人弹起,随后另一掌打出一道掌风将篝火打散,烟尘火星立刻向张徵扑去。

张徵手中的短剑犹如暗器般射向方汉正,随后双掌齐出,一道罡风震动,护体真气迸发而出,将那些火星阻在了罡风之外!

方汉正顾不上去和张徵打,他知道这个女人功夫远高于他,躲过了短剑立刻拔腿就跑。

对,跑,只要逃出树林,她就不敢杀我,她若是杀我,就等于面对整个天策府的追杀,甚至凭着父亲的名声,让她被整个正道人士追杀。

张徵的手中聚气,将周围的火星立刻打散,随后脚下轻功又起,追了过去。

方汉正武功并不弱,逃跑之时拼尽全力,一时间张徵居然无法追上。张徵看在眼里,立刻边追边折下树上枯枝,用力一甩,又如钢针般射了过去。

那方汉正听到身后风声,立刻改变方向,一个转弯就避过了射来的树枝。方汉正刚松了口气,张徵却发起了十成的功力,彻底不再留手,速度立刻快了两倍。

很快,张徵追上了方汉正,方汉正见对方已经伸手打来,立刻从怀中到处一个瓷瓶,打开瓶塞就向张徵洒去。

张徵看着那些粉末,立刻手掌一个大腾挪,运起强大的气流如同狂风将那些粉末又吹了回去。方汉正一看不好,便要再拿出一个瓷瓶来,张徵却已经又是一掌打了出来。

方汉正之前一直无心恋战,如今这一掌过来,他却是避无可避,只得人手连着那瓷瓶推了出去接了那一掌。

啪~!瓶子碎了,张徵的掌风已收,没有再出手,那瓷瓶却碎裂扎在了方汉正的手掌之中。

橙黄色的油脂掺杂着鲜血开始缓缓流下,方汉正惨呼,当下心中一横,双手握拳,运起劲气就向张徵打去。

张徵侧头躲过一拳,随后收腹躲下另一拳,膝盖一顶正好顶在了方汉正的胳膊上。

方汉正呼痛,收回胳膊,却又是拼命打法打了过去,他天策府的枪术也许不错,但是这拳脚方面却是比不上各大拳脚出身的门派的功夫了。

在张徵眼中,这方汉正的拳法很简单,却很有效,应该是军体拳,或者是罗汉拳。无相神功在身的人看着他那拳法就如同一个个动作,甚至你都知道它下一秒的运动轨迹。

够了!她已经没有耐心了,她的手突然变成了拳头,对着方汉正的拳头就打了过去。

砰~!方汉正听到了骨头被阵裂的声音,他还来不及倒退,张徵的另一只手已经变成了利爪一把抓住了他受伤的胳膊。

用力一捏!

“啊~!”方汉正惨叫。

张徵却毫不留情,手下一松,再次出现了她的固定杀招---锁喉!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张徵的目光冰冷无情:“你,配不上她!”

咔嚓,方汉正听到了自己颈骨断裂的声音,随后他被向垃圾一样丢弃在了地面上。

张徵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也许只是几息之间,可对于方汉正却觉得很漫长很漫长。也许当你将要死时,那看似迅速的死亡,也会变得无比漫长......

“父亲......”方汉正似乎看见了自己父亲的脸,他面无表情,甚至显得有些冰冷,只是看着自己,逐渐模糊......

汉正......父亲的声音响起。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杀人灭口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 闻廷回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