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来我往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861 天净沙txt下载

雍州,武威城。

雍州也有另一个叫法,名为西州。自西汉打通丝绸之路后,雍州就成了西北重镇,而首府便为武威城。

武威城池历经沧桑,几代战乱下来,它几次更名,时而叫武威,时而又叫凉州,曾经还是西北番邦国家的国都。

如今这武威城却是没了曾经的辉煌,多少有些破败,虽然如此,但依旧算是西域一大名城。

周葫芦赶着马车儿,一身轻巧平民打扮,不时挥着鞭子抽打一下,又不时为避开行人对马儿下着口令。

“到了么?”梅思乐在车内问道。

周葫芦道:“到了,到了,总算到武威城了。”

梅思乐舒了口气:“总算是到了,休息一日,我们便向嘉峪关赶去,到那时,天山也就离得不远了。”

周葫芦点头:“我们补给一下,明日就走!”

“嗯!”

“我去找人问问路。”

“好。”

两人这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次日,周葫芦牵了两匹马来,马背上放了些行囊,梅思乐走出一瞧:“这是做什么?”

周葫芦道:“他们说这边荒漠较多,马车其实无大用,两人出行还是骑马方便!”

梅思乐道:“你问好路了吗?”

周葫芦嬉笑道:“这是自然,出了威武城咱们穿过石羊河一直往西走,便能到张掖!”

梅思乐道:“那好,我们买些干粮出发吧!”

周葫芦看她道:“你的内功应该恢复了,这后面的路......”

“怎么,你做事情就是喜欢半途而废吗,这就是你所谓的‘义士所为’吗?”梅思乐侧头看了她一眼道。

周葫芦一听,立刻拔高了身板道:“我送你就是了!”

梅思乐顿了顿道:“内功虽然恢复了,可我的外伤你忘记了么?这外伤可不是那么好养的,很容易伤口崩裂,要是污了伤口,更是个麻烦!”

周葫芦连连点头称是,她自己也会点医术,也知道厉害。于是本能的伸出手想要去解梅思乐衣服:“那我给你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了?”

“你做什么?”梅思乐的眉头瞬间竖了起来,一脸警惕地看向她:“把你爪子拿开,小心我砍了它!”

周葫芦的手僵在半空中,猛地回过神来,呃,这姿势是有点那啥。本来作为女子,周葫芦这动作是出自于真心实意的关心,可偏偏梅思乐还没认出她是个女的,而她为了和梅思乐怄气也就没有去自报性别。所以一身男装,加上被风沙吹拂有些狼狈的样子,让她这动作怎么看怎么猥琐。

她收回了手干笑道:“我就看看你伤怎么样!”

梅思乐冷漠看她:“狗改不了吃屎,色狼就是色狼,你的小心思还能瞒得住我?”

“你大爷的葫芦瓢啊,姐姐我比窦娥还冤呢我!”周葫芦心里骂道,嘴角撇了撇嘀咕一句:“说我色狼,还叫我送你来西域,我要真色,前些日子早动手了!”

“你还提!”梅思乐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你趁人之危还少么,就说那日我在客栈被你,被你......”她实在羞耻于开口说自己被打屁屁那件事。

周葫芦哼了一声,拉住马的缰绳翻身上马:“懒得理你!”说着轻轻拍了下马屁股说道:“马儿,我打你屁屁打的疼吗?”

那匹马打了个响鼻,然后悠哉悠哉的提着步子缓步走向街道。周葫芦哈哈大笑对那骏马说道:“我就说么,哪里疼了,你看你走路都那么风骚!”

“周葫芦~!”梅思乐冷声对骑着马儿的周葫芦说道。

周葫芦一脸无辜的回头看向她:“娘子,你还要不要走了啊!”

梅思乐头戴面纱,周葫芦看不清她的脸,自是不知道她现在那张脸是有多青!梅思乐突然眼睛一转,娇滴滴道:“相公,你要我走,我怎么走啊!”她捧了捧自己的胳膊道:“人家这里还疼着呢,还有这~!”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锁骨道:“你不该抱着人家上马吗?”

周葫芦看着梅思乐,眼睛眨了又眨,她总觉得此事有蹊跷,一个练武的女子哪来那么矫情。偏偏梅思乐此时去抓马鞍,恰好一个呼痛声。

周葫芦立刻翻身下马:“你等等,我抱你上去!”

梅思乐嘴角露出笑意,小样,你等着!周葫芦走到她面前,却是一抽她腰身便要往上提。

“咯咯咯,你做什么,好痒,好痒~!”梅思乐立刻挣扎笑着。

“别闹,我提你上去,你看马那么高,我抱着你可爬不上去。”周葫芦说道。

梅思乐狐媚般瞟了她一眼道:“你抱我爬不上去,你可以背着我爬上去啊~!”

周葫芦不乐意道:“你怎么那么麻烦啊~!”

“女人本来就很麻烦,不然我叫你陪着我做什么?”

“陪着你当奴才么?”

“没错啊,不过啊,周葫芦,说句实话,你去到处偷鸡摸狗实在不是正途,你看你若是像这般保护我一样保护别人换点正当财物,不是也不错么?”

周葫芦哼了一声道:“我是看你一个柔弱女子需要保护罢了,别人,我管他死活。”

“况且这世间为富不仁者,贪官污吏都不再少数,我去偷他们也是侠盗所为~!”周葫芦骄傲道。

“侠盗所为?”梅思乐不屑道:“能把偷盗说的那么正气凛然,也就你这样的惯偷了,说白了人家为富不仁取的是穷苦人的不义之财,而你不过是取了那些富人的不义之财,按照不义之财的说法,你其实和那些为富不仁者属于同一种人!”

“我岂会和他们一样,我若是和他们一样还会护你到这里来吗?早废了你的武功把你卖到青楼里做花魁去了!”最后一句周葫芦只敢小声嘀咕。

梅思乐如今内功恢复,如何听不出来,立刻横眉冷对:“你敢?”

“不敢!”周葫芦摇摇脑袋道:“此事岂是义士所为?”

梅思乐上下打量了下她,语气变好了很多:“你似乎很在意义士二字?”

周葫芦挺挺胸膛道:“我等习武之人理应去帮助那些穷苦之人,惩罚那些为恶之人,不然学来武艺做什么!”

梅思乐咯咯笑道:“好个为穷苦之人,你要知道这世间最大的恶人是昏君,若是一个皇帝昏聩,那么举国上下那都是糜烂之气,最后受苦的便是全国百姓。”

周葫芦想了想道:“咱们这一代的皇帝好像不算昏君吧?”

梅思乐冷笑一声:“谁知道呢,毕竟咱们又不是那些当官的!”

周葫芦道:“那就等他成为昏君再说吧,我们赶紧赶路!”她说着居然分开双腿蹲下:“上来吧!”

梅思乐道:“做什么?”

周葫芦道:“不是说背你爬上去么!”

梅思乐道:“你抱着我用你那绝世轻功跳马背上不是更简单?”

周葫芦道:“我没有万分把握不惊了马,也爬你被摔下来,快来吧,背着你爬上去,马儿肯定惊不了!”

梅思乐不知道周葫芦有童年阴影,当初她不会骑马,却在飞奔的马上追逐廖伊,差点没把她吓傻。虽然后来学会了骑马,但是对带着人飞上马背,却还是没有自信能做好的。

梅思乐心里一暖,这小贼虽然嘴巴欠一些,但心地是真好的!不过,姑娘我吃亏不会因心软就放弃的!

双手搭在了周葫芦的肩膀上,便觉得脚下一空,周葫芦已经拽着马鞍爬了上去。似乎为了顾忌梅思乐跨骑马背,她并没有跨骑上去,而是腹部贴着马背趴在马上对梅思乐道:“快坐好吧!”

梅思乐立刻从她背上爬到了马背上坐好,还顺手在周葫芦的肩膀上狠狠掐了一下!

“啊,小娘皮你掐我做什么,疼死小爷我了!”周葫芦侧头骂道。

梅思乐不答,直接趁她还未下马对着她的屁股就拍了一下:“驾,驾~!”

“你大爷的葫芦瓢~!”周葫芦吼道:“士可杀不可辱,我要与你决裂~!”她说着就双手一推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转身就走,连马儿都不要了。

梅思乐气是解了不少,但见对方似乎真的不准备管自己死活了,便又突变的可怜兮兮道:“官人,你就这样舍弃人家了么,你可是义士,岂能与小女子斤斤计较?”

梅思乐那声“官人”喊得十分妖娆妩媚,只把周葫芦的骨头都喊酥了,偏在这时附近摆摊的商贩也怪叫:“哎呦,小两口闹别扭了啊,这么动人的媳妇你确定不要了?”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好像是说你要不要,就让给我吧~!

周葫芦哼了一声,也不看梅思乐,低着头过来牵着马头的一根缰绳引到自己身上,便翻身上了另一匹马上在前面带路。

梅思乐细细观察周葫芦的表情,发现这小子面色居然通红,尤其那双耳朵,跟会说话一样粉嘟嘟的,还抖个不停,便笑出了声来。

周葫芦本在前面犯囧,她算是体会到梅思乐被打屁屁时的心情了,这心情真的很囧啊,却又被梅思乐那娇滴滴的“官人”喊得发不出火来,如今听见对方在后面偷笑,哪还不气,回头就凶巴巴道:“你笑什么~!”

梅思乐咯咯笑个不停,然后指着周葫芦的耳朵道:“哎呀你这两只耳朵红嘟嘟的,真可爱,好像小猪哦,真没想到你这小贼居然还知道害羞~!”

周葫芦闻言更是面红耳赤,想要反驳几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找回场子,最后只能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为梅思乐与小人难养也~!”她本想说“女人”偏偏她自己是个女的,而且她觉得她自己很好养的,哪像后面那个没良心的女人难伺候!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阴阳鬼面3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大漠迷途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