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大漠迷途1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925 天净沙txt下载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五日后,梅思乐环顾四周漫漫黄沙,不由问前面的周葫芦道:“你确定你走的路是对的么,为什么越走越荒凉?”

周葫芦打量着周围,有些没底气道:“应该...是对的吧?”

“应该?”梅思乐怒气道:“我们水袋里的水马上就喝完了,怎地走了五日了,却连个小村小镇都未瞧见,而且这越走越没有了路,你还应该是对的?我看你是迷路了吧?”

梅思乐说得没错,周葫芦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但她嘴上却是不服软,当下说道:“这西北塞外,你该是走过的,我第一次走,你不领着我走,反而让我领着你走,如今就算迷路了,也罪不在我,谁让你什么都不操心!”

梅思乐:“你居然强词夺理,我虽然不记路,但我知道就算遇到荒漠,当初我们从西域入关时也没有走那么多天沙漠,你可知,这沙漠里荒芜一片,如今我们的水也要没了,一旦遇到沙暴会有多大麻烦?”

周葫芦道:“得得得,你知道,你带路吧,我就是迷路了,怎么了!”

梅思乐气苦:“你~!”

“我,我什么?我遇到你算是倒了血霉了,没事给自己找事~!”周葫芦说着马儿更是又抽了两鞭子,想要走远点。

奈何,那马也饥渴难耐,根本走不动路了,嘴角更是开裂出一团白色粉沫,喘着粗气,显然也想罢工不干了。

周葫芦骂了一句:“你也和我作对!”却是不敢乱来,要知这里已入秋寒,虽然白日里艳阳天,可太阳一落山,温度就骤降,冻得人直哆嗦。这马怎么也要拖着行囊和她行走,她可没那本事扛着上百斤的东西走沙漠。

梅思乐虽然气恼周葫芦死鸭子嘴硬,却也知生气无用,叹了口气道:“这马儿也缺水厉害,我们要是再找不到个绿洲,怕是真的危险了!”她说着从马背上取出一套狐裘大衣披在了身上,然后对周葫芦道:“好了,别赌气了,马上太阳落山,就要冷了,别受了寒气!”

梅思乐软了下来,周葫芦也就不再倔强,她也取出一件大衣穿在了身上,说道:“我也不瞒你,我可能真的走错路了,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梅思乐惆怅道:“我也有错,按理说丝绸之路商队不绝,就算不会一日不见一条商队,可是三五日总能遇见一支的。你前面说穿过石羊河西走,可是怎么辨别方向的?”

周葫芦道:“西头自是西面了,我连夜赶路,就是向着太阳升起相反的方向行走的。”

梅思乐摇头:“那就是有些偏了,到了这西域,落日虽然还是西面,却是有些偏向北方的,想来,我们就是偏北走进了大漠里!”

周葫芦道:“你不是从天山灵鹫宫里出来的么,怎地还不记路?”

梅思乐道:“我自十二岁被选为圣门圣女,便离开了灵鹫宫,况且以我的身份,圣门之人自然一路上来照顾有佳,衣食住行哪还用得着担心?”

周葫芦想来也是,梅思乐从小锦衣玉食是不用为这些操心,她嘴角也干渴,舔了舔嘴唇道:“那如今怎么办?”

梅思乐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若是我识得夜晚星辰,辨别方向,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可我并不识得。”

周葫芦立刻道:“你不识得,我识得,北斗七星四季而转,通过天枢和天璇星的方位我就能确定紫微星的位置,就能知道我们的方向了!”

梅思乐很意外:“你还会看星辰?”

周葫芦摸摸鼻子道:“我家老爷子教的。”

“你家老爷子?你父亲?”

周葫芦道:“我没有父母,我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

梅思乐道:“那你爷爷是哪里的隐士高人?”

周葫芦道:“他是个偷儿。”

梅思乐:“那我就明白你为什么是个偷儿了,这是传承啊!”

周葫芦觉得梅思乐有些讽刺自己的语气,不太乐意了:“偷儿怎么了,我们也替天行道!”

“你还说,你偷我的时候,我可得罪过你了?”

“没有。”

“我可为祸一方了?”

“不知道。”

“那你替天行道,怎么就行到我身上了?我又没招惹你们!”梅思乐道。

周葫芦重重一哼:“那是你故意泼我水!”

梅思乐冷笑:“那是你故意晕倒!”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葫芦立刻别过了脑袋不看她了。

梅思乐也觉得自己都到这份上了还能和她斗嘴,真是够闲的!

入夜,连月亮都偷偷藏了起来,黑漆漆的沙漠之中不时传来一阵阵风沙声,隐隐约约犹如鬼哭,周葫芦不由说道:“不走了不走了,我们今儿就在这里休息吧!”

梅思乐不知道她怕鬼,说道:“你也就夜晚还能辨识方向,况且夜晚虽冷,毕竟不会让你流汗,咱们已经没有水了,而且你看这马儿也快撑不住了。”

周葫芦知道她说的在理,可还是有些害怕,说道:“可晚上我们什么也看不清,走进流沙里怎么办?”

梅思乐道:“到处都是沙子,本来就没有什么路,流沙什么的,要陷进去也是先陷进马儿,你那会儿轻功一飞早都脱离流沙了!”

周葫芦还是噘着嘴不答,可马儿却还是乖乖往前走的,它可是也要渴死了。

梅思乐看她沉默,恰好一阵冷风吹来,让两人都打了个哆嗦,不由问道:“我说,你不会害怕吧?”

“我怎地会怕,我可是个昼伏夜出的偷儿!”周葫芦故意雄赳赳气昂昂道。

梅思乐道:“那倒是。”便不再说话了。

本来梅思乐说话周葫芦还能分分心思,偏偏这会儿梅思乐又不说了,周围更是显得诡异,当下她道:“你怎地不说话了?”

梅思乐道:“没有水了,少说话,节省体力。”

周葫芦道:“其实,我不怕黑,我怕鬼!”

“鬼?”梅思乐笑:“你怕什么鬼,吊死鬼?”说着她居然用手翻起眼皮,吐出舌头对着周葫芦。

“啊~~~不许吓我~!”周葫芦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

“你还真怕~!”梅思乐一见玩笑开大了,便不再吓唬她。

周葫芦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啊,若说有鬼也是人的心中有鬼才沾了那些脏东西!”梅思乐安慰她道。

周葫芦却说道:“这世间必是有那些东西的,只是你运气好没遇见过罢了!”

梅思乐好奇:“你见过,什么样的,说说看?”

周葫芦道:“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容易遇见那些东西,它们看起来有时和我们是一样的,但是行为却很吓人,动不动跟在你身后想要附身!”

“哦?你被附身过?”

“嗯。”周葫芦应了声,觉得周围更加寒冷了,便不再说道:“我爷爷说我小时候体寒多病,遇到那种东西是很正常的,所以才要我好好习武,调节身体,只要身体好,功夫高,百鬼莫侵了!”

梅思乐闻言:“我也听过这样的说法,不过我却是没见鬼怪的。”

周葫芦道:“那是你命好,像我这样从小无父无母的,遇到很正常。”

“那就不说了。”梅思乐随后看着她,突然温柔了些道:“你若是真的害怕,便和我同骑一匹吧,我应该就是那种百鬼莫侵的身体,我可是圣门圣女,受天君庇护。”

周葫芦立刻勒了勒马,与她靠近了些,然后道:“你那圣门,信得是什么神,怎地没有听说过?”

梅思乐道:“是火焰之神烈焰天君,盘古开天地后,女娲娘娘造人,人族羸弱到处受气,于是这烈焰天君就偷偷从天界下凡传了人族刀耕火种之术,让人族脱离了苦海。”

周葫芦道:“这怎么听着像三皇五帝?”

梅思乐道:“我们的教义是这么说的,烈焰天君擅自改变人族命运,受天帝惩罚,便被关押进北海海眼承受海眼之中寒极炼狱的惩罚。人族虽然兴盛了,人们却忘了烈焰天君,反而信仰其他神灵,只有我圣门一脉还在祭奠他!”

周葫芦听后道:“你们这天君倒是个好神,只可惜封神榜上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反而是有个烈焰神君吧?”

梅思乐道:“其实人性本就忘本,尊主曾说过,人思疾苦而心忧,必会志在向上;但人却又容易忘本忘初衷,沉迷声色犬马而忘记过去疾苦,所以才有富不过三代,朝代不断更替的轮回之说。”

“有点道理。”周葫芦刚说完突然指着星空道:“咦,天怎么变了?”

梅思乐抬头看去:“万里无云的,怎么变了?”

周葫芦道:“不,你没觉得风突然停了么,而且这天空越是静,越是不妙?”

“何来不妙?”

梅思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远处黑乎乎一片,似乎真的有什么黑风老妖正在卷着黑云向这边席卷而来。这次就是马儿都慌乱了,立刻打着响鼻向远处奔逃。

“吁~~!”梅思乐想勒住马头,奈何那马儿不听也就罢了,居然悲鸣一声,猛地栽倒在地,再也无力站起来了。连着几日无水无草可食用,这马猛地发力居然就猝死了!

“倒霉啊~!”周葫芦刚想下马去拉梅思乐,谁知梅思乐却脸色骤变:“不好,快躲起来!”

“怎么了?”她还没回过神来,巨大的风沙已经卷了过来,一时间她就迷了眼睛,感觉真个人都要被卷起来般,用力抱住了自己坐骑的脖子。

“快到沙丘背面~!”梅思乐的声音很快淹没在风沙中。

周葫芦根本看不见眼前有什么东西,她只感觉身下的马儿动了,似乎在向下滑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章 你来我往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大漠迷途2(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