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各方动态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4081 天净沙txt下载

天策府,半月之后。

方汉正被下葬半月有余了,天策府内依旧可以看见戴孝之人,就是廖伊的头上都别着一朵白花,本来健康的身段也显得有些单薄。

方正天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显得一下苍老了许多,本来擅长驻颜之术的老人多了许多皱纹。

此刻的他正在对自己的次子方闻廷说话:“闻廷,此次去了就把官辞了吧,唉,你哥哥死了,这天策府的基业就只能由你来扛了!”

方闻廷有些没落道:“是,父亲。”其实他心中并不对天策府感兴趣,在他心中,天策府只是他的出生地,他背后家族的荣耀,可相对的,也是一副枷锁。若是方汉正还活着,他身上的荣耀有助于他位极人臣,可如今当他来继承天策府的基业时,那就是一副沉重的枷锁。

方闻廷一直不想让自己活得跟父亲和大哥一样辛苦,所以才没有争夺家财的念头,因此整个天策府才少了许多勾心斗角,显得欣欣向荣。

方正天叹了口气道:“为父知道,你一直对府主这个位置不是很有兴趣,可是你大哥,你大哥他......”方正天说着声音又悲鸣起来。

方闻廷躬身道:“父亲莫伤心了,闻廷晓得,闻廷此次去辞了官职交接完毕后就会回来。”

方正天点头:“还有,你师妹那里......”

方闻廷道:“师妹的终身也不能耽误,她虽然与大哥早有婚约,但毕竟还是没有嫁入我们方家的!”

“不,我的意思是你师妹那里你......”

方闻廷再一次打断了父亲的话道:“那个张徵是师妹带回来的,我说不置气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不会真的因恨她而做些什么的!”

“唉~!”方正天张了张嘴将想说的话没有说出,最后只剩下一声长叹:“你去吧,早去早回!”

方闻廷对着父亲拜了三拜便退了出去。方正天望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表情有期盼,有愁容,复杂难当。

方闻廷走出天策府时,回头望了一眼牌匾上苍劲有力的“天策府”三个字,深深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他知道父亲想说什么,想让他代替大哥迎娶廖伊,可他心中说实在的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廖伊,甚至说因为大哥的死,让他还有些厌恶廖伊,所以他总是在父亲要说出那话时,迅速截住话头让父亲无法说出。

“橙儿!”方闻廷摸了摸怀中的香囊,这是江洛橙与他定亲后,亲手缝制给他的,他取出闻了闻里面的清香,便要来一匹马儿向洛阳城赶去......

-------

青州,某小镇。

青州自古以来都是强兵之地,历代王朝更迭,青州都是兵源的重要集结地,其一大特点就是这里的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虽然青州人好战也善战,不过因为是儒家发祥地,所以这里的人也很看重家族礼制,忠义孝廉,并且就算是乡野村夫也能在儒家经典方面说上几句道理。

已经入冬,青州靠海,自是阴冷,人们穿着棉袄,烤着火盆吃茶吃酒,没事闲聊。这青州人好酒也是出了名的,又因为文化底蕴,众人也好吃个茶,没事就聚在茶楼里听着小曲或者评书然后打马吊。

这日,风雪交加,鹅毛大雪遮得人只能看清三五米远的事物,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人们齐聚屋舍之中,让附近的酒楼茶馆生意甚是兴隆。

屋门闭合,还挂着厚厚的布帘来阻挡风雪,屋中却是春意盎然,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

一名戴着斗笠低着头的黑衣人走了进来。他一身黑衣,披着个貂皮披风,因为衣衫穿的比较厚,人们不知他到底是男是女,而他的腰间还别着一把长剑,身上那袭黑衣也是很简单的武士服,众人只看一眼就知道是个江湖客了。

“客官好,客官是住店还是......”

掌柜的话还未说完,便听那人低沉着嗓音:“住店,也吃饭。”

女的!那些人互相看了一眼,听这声音还挺好听的,不过是个江湖人!

掌柜的立刻小心翼翼伺候着:“客官要个雅间还是就在这?”

那人随手丢给他一个金裸子道:“雅间,上房,先吃后住!”

掌柜一见是金子立刻兴冲冲地咬了一口,确定是真金后便大声对小二道:“二狗子快来招呼着!”

店小二立刻从后堂奔了出来对着那人点头哈腰道:“客官这边请!”他指引着黑衣人走进了一间雅间,然后放下雅间门上的布帘让人瞧不见里面的情况后便退了出来。

店小二退出来后,便进入后堂端菜,忙碌起来。

掌柜的看看天色,冬日入夜的早,便对大堂里的客人们喊道:“我说乡里乡亲的,时候不早了,都准备散了吧,夜黑路长不安全!”

“哎,李掌柜的,今个儿才什么时辰啊,就撵人了,我们可都付了钱的!”一名年轻的书生说道,看他大冬天还打开个折扇扇风,怎么让人瞧着都怪异。

掌柜道:“我说路远的早些回去,近的就再玩半个时辰吧,这外面大雪纷飞的,雪也厚了,晚了就不好走了!”

“哈哈,要是路上不好走,大不了住你家店就是!”那书生的另一个同伴说道,看样子也是个读书人。

自从科举制以后,读书人之中就会有不少年少轻狂者,他们或心比天高,或自认学富五车功名在身,所以行径上多有放浪形骸之态。

那掌柜的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说话,这两书生是镇里的贡生,以后若是考取了功名,也是了不得的,自是不能得罪。他正要开口再提醒众人一遍,却见那大门被人猛地推开,随后布帘子被人一甩,却是又走进来了几名提着刀剑的江湖人。

掌柜一看那些人,就知道不好相处,便客气道:“几位爷要住店么?”

只见其中一名扛着九环大刀的江湖客道:“废话,不进来住店难道还是来抢劫的吗?”

掌柜的忙道:“几位爷说笑了,我这就给几位安排了住房!”他随后对小二使了个眼色,小二立刻上前吆喝着安排那几个人上了二楼。

掌柜的怕出事,便立刻感到后堂对伙房师傅道:“你快去将我大舅子喊来!”

掌柜的大舅子是县衙的捕头,有他在,这些江湖人应该也不敢乱来。掌柜开店十几年了,这些江湖人别看气势汹汹的,实际上说不定也没几个高手,就是欺善怕恶罢了。真要被朝廷通缉了,可就没那么自在了,估计逃不了多久就会被抓进牢里,甚至会被直接送到菜市口斩了!

听闻当今圣上不是很喜欢江湖人,很多犯了事的江湖人被抓后都被斩了!

要说江湖客也有好有坏,就比如之前进来那个女子,低调少事,哪像这些人,没事找事!掌柜腹诽着,直骂这些人跟盗匪似得。

那些原本还赖着不走的居民,看到这群江湖人,本能的觉得畏惧,迅速给掌柜的付了钱就匆匆离开了,没几分钟这原本喧闹的客栈就显得冷清了。

那扛着大环刀的刀客却很满意,一脚踩在了长条凳上:“还挺自觉么,店家,赶紧上些卤肉来,咱哥几个饿坏了!”

掌柜的立刻应了声跑到后堂,看到自家婆娘便道:“你一会儿别出去,外面就我们照应着,你赶紧躲到后院里去别出来!”

他媳妇立刻问道:“当家的,这是咋了?”

“来了几个江湖人,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

他媳妇立刻将湿漉漉的双手擦了擦身上的围裙,然后将碗筷摆到碗柜里就说:“那我这就躲起来了,当家的你可要小心些!”

“嗯!”他说着看向做饭的大厨子道:“你也最好别出来了!”

“知道了。”大厨五大三粗,说话闷声闷气,不过拿起那割肉刀的气势倒是有些唬人的。

掌柜的见自家媳妇从后门走到后院屋舍后才松了口气,自家儿子还在后院书房读书呢,这可千万别碰上的是江湖歹人!

当他端着一盆牛肉和酱料走回厅堂时,便见那些江湖人已经端着酒坛在那豪饮起来,店小二愁眉苦脸的对他笑了笑。掌柜的挥挥手示意他退下,便端着卤牛肉上了桌面:“几位爷好吃好喝,我这就和小二上去给几位爷整理下卧房!”

“去吧去吧!”那些人也没为难他,而是吆五喝六的划着拳。

掌柜的上楼,突然想起雅间里的客人,不由问道:“二狗子,那个女客呢,还在雅间么?”

小二微微一愣,随后看了看那雅间垂下的门帘道:“好像......一直在里面没出来过。”

掌柜的心又悬了起来:“咱最近是不是只顾着拜财神忘记拜城隍保平安了?”

小二哪闹得明白:“我哪知道老爷您拜了些什么神?”

掌柜的摇了摇头道:“咱们最好少出现在他们面前,快走快走!”说着推开一扇屋门就走了进去。

就算进入了房间也能隐约听见大厅里那些人的吆喝声,只听一个人说:“大哥,这个阴阳鬼面真的是个女人吗?”

另一个声音道:“哼,那还有假,没看洛阳城的告示连画像都出来了么,只可惜这是青州,没有那告示通缉了!”

大周信息落后,就算是朝廷钦犯被通缉,也很难传达到各个州府,就算各个州府接到了朝廷的通牒也很难做到画像普及各个州县,所以往往所谓的通缉都是一个州府比较严厉,而周边州府就显得很松懈,到了偏远州府人们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心态,谁还管那么多。

只听纸张翻动的声音,那大哥说道:“你们看好了,这是我解的告示,还有这张,是天策府方家的悬赏告示,上面写着取那张徵人头赏十万钱,良田五十亩;活捉的话,呵呵方家会保举你入朝为官不说,还会再送你一栋豪宅。”

“那还不如十万钱和良田呢!”一个人嘴快说道。

那大哥喝道:“你傻么,是包括这十万钱和良田额外再给你的!”

“又是钱,又是权,天策府果然在朝中也很有权势么?”

“天策府怎么说也是天策将军开创的,每任府主更是都要从军门成为一员虎将后才能胜任,所以他们在军队和朝廷里都是很有威望的,况且那个坐在长安城享福的皇上也很信任他们的,这一次他们也是下了血本的!”老大好像很懂似得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路遇商队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