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闻廷之辱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587 天净沙txt下载

初晓,天色微亮,天策府内众人安睡,就是最勤快的小厮也没有起床。

嘭~!一脚,那厚重的大红漆木门居然被人踹开,一个身影直接冲了进来。那巨大的声响立刻让值夜勤的天策弟子大惊,他们手持长/枪立刻赶来,看到来人不由都是愕然。

“都滚开!”方闻廷吼了一声,他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上也积了灰土,却不显狼狈之相,反而犹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双目赤红,杀气腾腾地盯着众人。

“少,少府主~!”一名胆大些的弟子吞吞吐吐道。

“少府主?”方闻廷听到对方这般喊自己,自嘲一笑:“呵.....”

“谁tm是少府主,都给我滚开!”他一脚踢过去,随后伸手将另一名弟子的长/枪夺了过来,朝着自己父亲的屋舍就冲了过去。

“要出大事了!”弟子们互相打量了对方一眼,随后有人道:“是不是该通知大师叔和小师叔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回过神来,立刻分头向霍哲旭和廖伊所住的小院奔去。

方闻廷手持长/枪,一口气冲到了方正天的屋子门前,他吼道:“出来!”

一片寂静,无人回答。

方闻廷手中运气,长/枪前指对着屋子再次喊道:“出来,不然我就......”

“不然你就怎样?”方正天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直接打断了方闻廷的话。

方闻廷没有再说话,因为此时屋门已经吱呀一声打开了,方正天一身白色内衫,肩上还披着一件外衣一脸威严的走了出来看着他。

方闻廷厉声道:“她在哪?”

“什么她在哪?”

“我的橙儿在哪?”

“你的橙儿?”方正天哼了一声,冷笑道:“现在不再是你的橙儿了,而是你的娘亲了!”

方闻廷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双目由赤红变得有些婆娑,他说道:“你,你~!”

“我怎么了,我是你的父亲,生你养你的父亲!”

“父亲!”方闻廷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道:“你是我的父亲?你t配做父亲么?”

“放肆!”方正天怒吼一声:“对待亲父如此无理,罪不可恕!”他双目圆睁,气势滔滔地盯着方闻廷,似乎随时都要动手般。

“呵呵,在你心中哪有我这个儿子,我方闻廷不过是一个你招手即来挥手即去的工具,你为了让我取廖伊居然已经如此下作,还配做父亲吗?”

“混账!”方正天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一掌打向方闻廷,方闻廷长/枪立刻迎上,直朝他掌心刺去。方正天大怒,改掌为握一把抓住了枪杆,随后一个拖拽将方闻廷连人带枪拽向自己,而脚下瞬间提起对着方闻廷的肚子就踢了出去。

嘭~!一脚,方闻廷就被踢了出去,倒在了花丛之中,他从地上立刻爬了起来,手中的长/枪再次握起,大吼一声居然杀气腾腾毫不留手的向自己父亲攻去。

“就凭你?”方正天再次嘲讽,双手背后,只是几个侧身,收腹,提腿就躲过了那一次次致命攻击。

方闻廷气恼,当下一个回马枪之后就是一记横扫千军!

横扫千军!天策府招牌招式,可它毕竟是方正天传给他的!所以,方正天终于再次出手了,他手中运气一股劲气打了出去,那股罡风让□□冲击力一顿,而他整个人已经从地上弹起,脚一跳踩在了那长/枪的枪杆之上,随后在□□上一个转身,另一脚就踹向了方闻廷的下巴。

嘎嘣一声,方闻廷踉跄两步,嘴里渗出了鲜血,若非方正天收了许多力道,他这一次准是牙齿要掉落几颗。

“你们别打了!”随着方闻廷的咳嗽声,一个声音从屋内响起,却是一脸素颜,倾城端庄的江洛橙。

江洛橙从小就是大家闺秀,接受着宫廷礼仪般的培养,且不说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培养,就是气度和德行都极高。此刻的她也是身穿白色内衫,却是披着一件斗篷将自己罩在其中走了出来,不,只是走在了门口。

她气质冷清,带着些忧郁,望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方闻廷说道:“闻廷,你回去吧?”

方闻廷一脸激动的望着江洛橙:“洛橙......”

江洛橙低下了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说到:“我不想你这样,如今......我已经是你父亲的妻子了,你该喊我一声娘亲的!”

“不,不要!”方闻廷吼道:“你忘了么,你给我了香囊,你和我在佛祖下许愿,你与我私定终身了吗?”

江洛橙不去看他,有些陌生的语气说道:“这一切都是命,你不能因为我而和你的父亲决裂,我......不想做那祸水红颜,如今的我......已经是天策府的府主夫人了!”

霍哲旭和廖伊已经赶来,却在远处观望,他们看到眼前情景,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应对,只能互相对望了一眼。

“是命?”方闻廷凄凉一笑:“好,好,都是命!”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盯着方正天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天策府,这个江洛橙虽然端庄秀丽,却不适合做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只能是廖伊!”

“又是廖伊!”方闻廷咬牙切齿道:“她和你到底什么关系,你就这样想让你的儿子一个二个都娶她!”

“她是我天策府未来三十年,我当然让你娶她!”方正天道:“你别忘了你是天策府的二少爷,你留着天策将军的血,你的一切都是祖宗给的!”

“为了家族,为了我天策府,收起你的小儿女情,你只有把大义放在心中,才能不辱祖宗基业!”方正天激动的吼着。

“又是这些,又是什么大义,又是什么祖宗基业!”方闻廷惨笑:“我看大哥之所以死,那张徵固然是凶手,你却也是帮凶,肯定是你逼死他的!”

方闻廷说这话是气话,却不知刚好击中了方正天心中的逆鳞。因为他是逼方汉正做了许多事,其中一件事就是他逼方汉正去杀人灭口。虽然后面的走向让他没有想到,但方汉正的死确实和他有关!

“你,你个逆子!”方正天颤抖着指着方闻廷:“不想死就给我滚!”

方闻廷仇恨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看了看那个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橙儿,哈哈大笑,如若疯子般转身离去,却是不顾众人目光了。

方正天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手不由自主握成了拳头,直到十几秒过后才猛地放开对众人道:“都散了吧,伊儿你天明了到练功房来找我!”

廖伊本来很奇怪师父为什么突然要抢娶三师兄的心上人,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过来了一切,心中更是不安:“师父......”

“天亮了再说,今日早课都晚一个时辰再上吧!”方正天说着,看也不看廖伊就转身进了屋门。江洛橙犹如一个路人般,她看了看廖伊,两个女人的眼神不由对在了一起,那一刻不知为何大家居然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极其相似的东西!

什么东西?如果佛曰因果,那么她们的眼中就是都充满了绝望和愁容。

江洛橙对廖伊笑了,没有声音,却是笑了,她随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走进屋内,缓缓关上了房门。而廖伊在江洛橙关上屋门的那一刻起,突然感觉到一股心痛,不是为别人,而是为她自己!原来,师父真正爱的不是儿子,不是徒弟,而是天策府的荣耀,天策府的一切!

亲情,感情,在一些人的眼中完全没有家族地位,权势金钱重要。也许,方正天不在意权势地位,金钱美女,却最在意的是天策府的荣耀,方家的未来!

-----

方闻廷冲出了天策府,却在迈出府门的那一刹那回头看了看那高高悬挂的御赐牌匾,他目露凶光,一脸讽刺的笑,然后重重吐了口吐沫在府门前,含恨离开。

只是他虽然气愤之下离家出走,却无处可去,整个洛阳城的人都认识他,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未婚妻被父亲抢娶,那整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他还有何颜面?

如今气恼之下离家出走,却带来的是更多的迷茫,自己能去哪,又能做些什么呢?

认命?不甘心。可不认命,又能怎么样,难道自己要去和父亲拼命吗?

呵呵,就算和父亲拼命,自己又有那本事吗?

方闻廷气急而笑,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好在此时那商道上无人,他也就觉得不丢人了。可眼泪一流下来就止不住了,他伸手就给了自己两个耳刮子,然后恨声道:“方闻廷,你就是这么无能,就是这么无能!”

他说的咬牙切齿,他恨父亲,更恨自己!从小就是贵族子弟,难免有些趾高气昂的心态,面对的挫折和不如意之事也少之又少,如今被自己父亲夺了妻子,又要强行让他娶师妹,他自是心里受不了这些打击。

洛阳城内一个酒馆,方闻廷毫无形象的买醉,他大口地灌着一坛坛酒,嘴里哭声喊道:“橙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迎娶洛橙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海岸水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