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天策骑兵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702 天净沙txt下载

天策府外四十里处一片荒野,这里的土地还没有被人开垦,所以看起来荒草萋萋如同草原。

不远处一个用原木简单搭建的台子上站着几个人,台子顶还用一些木板搭了个顶棚遮阳。而在远处一队百人骑军已经策马而来,尘土飞扬,气势滔滔。

哒哒的马蹄声愈来愈近,只见那些骑士人人手拿长/枪,背负长弓,腰别短刀冲来。

突然那为首的骑士的手中湛蓝的枪身高举,一声呼喝:“风,大风!”

“风,大风!”百名骑士立刻统一举枪,齐声高喊。

“突刺!”那清朗的女声喊道。

“杀!”骑士们虎吼一生,长/枪的枪尖朝下对着前面的稻草人们就刺了过去!

“斩首!”为首女骑士一身铠甲一动,那长/枪的枪头已经收回随后对着稻草人的脖子就是一记斩落!

骑士们整齐划一迅速将面前的稻草人劈的四分五裂,虽然技术上没有首领高明,但是力量和气势上却毫不示弱。

看台上的天策府新任府主方闻庭笑眯眯的鼓起掌来,这些骑士虽然还没有真正的在沙场上劈杀沾染杀气,却已经训练的有模有样了。

为首骑士一勒马缰,骏马前蹄高举嘶鸣一声,调转了身姿朝着看台奔去。

“散!”女骑士做了个手势,所有骑士瞬间散去。

女骑士一声长“吁~!”勒住了缰绳对着看台上的方闻庭抱拳道:“师兄!”

方闻庭站在看台上抱拳回礼道:“师妹与众弟子辛苦了!”

“不辛苦!”随后赶来的骑士们高喊道。

方闻庭露出笑意道:“好了,已经到了晌午十分,你们也该饿了,都去休息吧,下午还要继续训练!”

“是!”天策弟子们虽然应了声却是没动。直到廖伊下令:“散了吧!”

骑士们这才真的松了口气,一个个将铠甲头盔卸下,擦着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

方闻庭回头看向旁边的苗先生:“先生怎么看?”

苗先生以他平日里固定的冷漠道:“天策府名不虚传。”他说着却是望向了另一个方向,那里也有几个人影。方闻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脸上的笑意瞬间收了起来,若有所思。

那远处几人正是方正天与洛阳府知州和刺史等位高权重人士,其中更有个虎背熊腰高出众人大半个头的武将双手背后打量着那些骑士。

方正天很满意方闻庭的训练,也很欣慰廖伊的刻苦,他这时对几人问道:“各位感觉如何?”

知州大人立刻一脸谦恭道:“天策府名不虚传,皇上有此股骑兵,必然也会满意的。”

刺史也说道:“这些士兵可会识字?”

方正天摸着自己的胡须笑眯眯道:“我天策府的弟子岂能不识字,不仅如此他们还研学了《孙子兵法》、《春秋战国》,虽然不能说各个能成为一名虎将,但领兵百人应该还是当得起的!”

“天策府果然是国之柱石,方小侯爷也确实极有本事!”知州拍了马屁,当初方闻庭也是官拜知州的,而且比他要年轻不少,若不是为了继承天策府,这以后入内阁应该不在话下,所以他口气中却是实心的。

“哼!”那武将出身的高大中年人冷哼一声:“实在听不下去你们这些阿谀奉承了!”

“杨将军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场面尴尬,方正天却毫无慌乱,反而很有请教的意思。

杨将军道:“侯爷,你和我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而且也都不是一两年的从军经验,应该知道再厉害的士兵首战都会怯场,再窝囊的孬兵数经沙场那也能成为兵王的道理吧?”

方正天知道他要说什么了,说道:“我知道了,你是觉得这些天策弟子虽然各个实力雄厚却并没有在战场上厮杀的经验!”

杨将军点点头:“然也,你别忘记了现在的幽州府内忧外患,稍有不慎那些草原蛮夷便会入侵我华夏大地!“

方正天点头:“朝廷居安思危忧国忧民者越来越少,偏偏那些文臣还天天叫嚣着削兵减政,是内忧外患不断啊,有杨将军坐镇塞北至少我们还能稍微放心一点!”

杨将军冷笑:“话虽如此,可朝廷的那些奸臣不是还一样蛊惑圣上,说我杨载新拥兵自重不可不防?”

方正天还未说话,倒是那刺史说道:“将军不可妄言,这若是传到圣听那里,你没罪也变得有罪了!”

杨载新叹了口气,双手背后看着那校场道:“只希望我大周不是真的气数已尽!”

方正天不置可否,实际上他觉得杨载新这话是万万不对,当今陛下不算英明,却也不算昏聩。幽州是顽疾之地,皇帝不是没有考量,只是不敢妄动而已。倒是这杨载新虽然是真的将帅之才,奈何性子刚直,容易得罪小人。

不一会儿,方闻庭骑马赶来,他对众人行了礼,最后看见了杨载新很是激动道:“没想到杨将军会在这里!”

杨载新抱拳回礼道:“某家被圣上召回,难得的放个大假,便出来到处走动走动!”

方闻庭欣喜道:“那么杨将军必然是看了刚才我三百壮士的训练了?”

杨载新道:“自是看了,怎么,还想让我点评一下?”

方闻庭恭敬道:“自然!”

杨载新道:“这些壮士义气是有,但是不过三战绝非铁军!过了十战必能成为虎狼之军!”

方闻庭道:“我也知他们还缺少实战经验,所以已经给当今圣上写了折子,等到春猎时便命他们前去帝都入军门,想来过个两年历练必是有所成就的!”

杨载新皱眉:“你让他们入那御林军?”要知道,皇城御林军虽然兵强马壮,但是几十年都未有一战,真上战场上往往如同纸老虎,一捅就破!所以边陲困苦的边防军实际上反而看不起御林军,认为他们多是混吃等死之徒,哪如自己这般刀口舔血的过日子。

方闻庭呵呵笑道:“当初组建这支骑兵队也是和圣上下了军令状的,无论如何他们都得去!”

杨载新哦了一声不再说话,场面有点冷。于是方正天就打着哈哈邀请众人回府小聚。

----

灵鹫宫。

周葫芦坐在偏厅多时,都没有人来搭理她,让本就好动的她有些无聊透顶。好在石桌之上放了不少葡萄干果,倒也让她能嘴巴不闲着。

她与梅思乐走了两个多月才赶到这西域边陲,此时的灵鹫宫外已经下着鹅毛大雪。好在这灵鹫宫虽然森严冷落了她,却将火盆架得很多,让整个偏厅暖烘烘的。

“天都黑了,我都乏了,怎么也没个主事的人来安排一下自个儿的食宿啊!”周葫芦打着哈欠揉揉脸颊。

这些干果吃多了牙都疼了!

就在这时,却是有一个女子的脚步声传来,周葫芦立刻站起道:“你怎么才来!”她刚说完才看清来人哪里是什么梅思乐,而是一个蒙面端庄散发着冷酷气质的女子。

这女人气场真强大,不会就是梅思乐她老娘吧?周葫芦正在胡想,那女子却是上下打量了下她道:“你姓周?”

周葫芦听那声音,也是傲气过人,想来便是灵鹫宫主无疑,她想起梅思乐的告诫,心道,果然是个不好相处的人,面上却难得的恭敬道:“是!”

女子立刻又问:“那本座问你,你是巴蜀周家何人?”

“巴蜀周家?”周葫芦一愣:“什么巴蜀周家?”

女子上前两步紧盯着她:“你不知道巴蜀周家?”

周葫芦立刻摇头:“不知道啊,我从小无父无母,只有老爷子照顾着我四海为家,哪是什么巴蜀周家的人啊!”

女子闻言放松了姿势道:“这么说,你就是跟着我女儿来的?”

周葫芦道:“也不算跟,她之前受伤了,需要人照顾,我便照顾她过来,她也允诺会给我些珍宝赏赐的!”

女人不屑一笑:“珍宝我这里还是有些的,一会儿自会有人给你取来,你拿了就离开这里吧!”

“啊?”周葫芦望着门外,黑漆漆地不说,还下着大雪,自己人生地不熟,灵鹫宫又在险峻之地,这深更半夜自己如何离开啊!

女子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待客之道是有多差劲,甩袖便走。

“那个,那个,宫主大人,我,我能不能在这借宿一晚啊!”周葫芦吞着吐沫壮着胆子问道。

女子身形一顿,望了下窗外,似乎也意识到了周葫芦的尴尬处境,当下说道:“一会竹剑会领你去住房!”她说完又道:“灵鹫宫中全是女子,你也要换女装!”

“啊?”周葫芦还是有点愣。

女子回头看她一眼道:“反正你也是女子,穿女装也是应该的,这也算本座送你的!”

等周葫芦回过神来,哪还有那灵鹫宫主的影子,她嘀咕:难道是梅思乐把自己的真实性别告诉她娘了?

她正在愣神间,一个黑衣女子走了过来,她衣着素雅,黑发垂直,面容也是难得的秀丽,偏偏人也极冷,看到周葫芦只说了一句:“周姑娘请随我来!”便在前面带路了。

周葫芦心里纳闷,心里又藏不住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姑娘?”

竹剑说道:“一看便知!”便不再多言。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论功暗赏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灵鹫宫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