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闻廷发疯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763 天净沙txt下载

福州府府衙,张浩天抱抱拳对知州大人说道:“娄大人就不要送了,在下告辞!”

话虽如此,可那知州还是很礼遇的送张浩天出了门:“哎呀,张大侠哪里话,若非您来解释,这误会梁子不知会结多大呢!”

张浩天道:“我这孙女从小孤僻,也是我自己没尽管教之责,才造成她多少有些任性。不过她性格虽然孤僻,可是心地还是善良的,否则也不会看见海边渔村遭遇水贼洗劫而仗义出手!”

“这是自然,想来也是令孙女不太了解朝廷法度才造成这些麻烦!”娄大人说着又看四下无人便道:“只是令孙女曾经是朝廷通缉的钦犯......”

“唉!”张浩天悲叹一声:“吾孙儿幼年便被歹人掳走,随后被歹人控制枉杀了不少人,这些江湖仇杀之事我本不愿多说,只希望我还来得及让她不再走错下去!”

“你们江湖上的事我是不懂的,本官也看得出你的苦心,况且你的建议是很好的,这四十名壮士我可申请朝廷给予府兵衔,只是希望他们真的能助本官安定沿海周边!”

“若非真的江湖高手,他们的武技应该够用了,而且我会给藏剑阁写封书信请他们派人来协助大人管理!”

“若是江湖客少点纷争都有张大侠这种助国救民的心思也是善莫大焉之事啊!”

“大人莫要再夸了,说实话若非此次我这孙女险些闯祸,我也不会想到这些!”张浩天抱抱拳叹口气道:“其实我等江湖人是有些寡视,为了私人恩怨不顾黎民百姓国家安危的事没少做!”

“大人莫要再送了,在下这就先回去了!”张浩天阻止了知州继续相送,转身便在栓马柱上解下缰绳翻身上马抱拳道:“告辞!”

“后会有期!”娄大人也难得有些江湖气的抱拳回礼道。

张浩天打马回渔村,一路只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了,此间事了,徵儿应该也少了不少麻烦。奈何他回到渔村时却未见张徵,四下询问之下居然听到一个消息。

“您前脚走,师父就留下一本秘籍离开了!”青年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秘籍递给张浩天看。

张浩天一看那秘籍,字迹不算工整也不漂亮但却可以认出,上面写着《小无相功》。徵儿居然将自己的无相功基本修炼方式传给了眼前的青年?

青年也在回忆张徵对自己说的话:“李刚,你天赋不错,奈何习武已经晚了,论江湖高手你是难成就了,但若是有小成统领这些壮士,却应该不差。这本武功秘籍记载的是为师的功法前五层,若是你能练成,以后从军应该能在军中获得一官半职!”

“师父,你要去哪?”李刚立刻询问道。

张徵望向门口宽阔的大海说道:“四海为家,我也不知道去哪!”

“那就留下来!”李刚说道。

张徵自嘲一笑:“留下来?不,我不能留下来!”

“师父,为什么,你要是觉得这里简陋,我可以召集附近几村村民为您建住房!”

“你不懂!”张徵摇摇头道:“我是个不幸的人,我走到哪里都会把不幸带到那里,我的身上背了太多债!”

“可是师父,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化解啊!”

“化解?天真。”张徵淡漠的说道:“不多废话了,我不想那个姓张的再跟着我了,如今机会难得,我不会错过!”

“师父,徒儿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张徵道:“后会无期吧!”她说着直接拿起桌上的倭刀和一个包袱就走出了门。张徵走的很无情很果决,她甚至都没回头再看渔村一眼就一声:“驾!”骑着骏马消失在林间的小路上。

“她往哪走了?”张浩天一把抓住李刚问道。

李刚看着他,双目红肿却明亮:“师父不想你再跟着她了!”

“你知道什么!”张浩天怒道:“她现在一个人很危险你知道吗,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她的命呢!”

李刚与他对视,咬紧了嘴角,就是不说。

张浩天放开了他,悲伤道:“你知不知道,她会死的!”

“她往北走了,可能,可能北上了!”李刚说道。

张浩天松了口气说道:“我去寻她了!”说着居然毫不停留牵起马缰就上马离开。

李刚看着那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影逐渐消失在山林之中,沉吟不语,为什么这对爷孙一个在拼命去疼爱孙女,而另一个却避之唯恐不及?

师父,你可不能有事啊!

-----

天策府。

霍哲旭的头颅就静静摆放在餐桌上,显得安详却有透着一丝恐怖。

方正天对着方闻庭怒吼:“你做了什么!”

方闻庭平静的看向他:“没做什么,只是把它拿来给你看啊!”

“他是你的师兄!”方正天双目充血:“况且他从来都没有和你争什么,我都已经让他走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为什么不放过他?”方闻庭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放过他?”

“逆子!”方正天扬起手就扇向方闻庭的脸颊。

方闻庭避都没避一把抓住方正天的胳膊道:“父亲大人啊,其实我们师兄妹四人里,最适合继承天策府的不是大哥,也不是我,而是廖伊,只有她最努力也最听你的话视天策府的兴衰为自己的荣辱,可惜她是个女孩子,而后呢?实际上大师兄霍哲旭也许冲劲不足却对天策府最是尽职尽责,可惜啊,他又不是你的亲儿子!”

“那么就剩下我有些混账的哥哥方汉正,然后是我!”方闻庭道:“说实话你我都知道方汉正做个边陲将军还行,但想要管好天策府他明显没有那个本事,而我呢......我从来就对天策府不感兴趣!”

“你,你!”方正天猛地捂住了胸口,整个人急促的喘气,最后更是从方闻庭那里收回了手一把支撑在餐桌上,同时也在勉强稳住身形让自己不会栽倒!

“侯爷!”江洛橙有些惊慌的上前要扶方正天,谁知方闻庭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洛橙,你何必管这老家伙死活!”

“你疯了,他是你的父亲啊!”江洛橙慌乱的要甩去对方的手,奈何她气力有限,气急之下另一只手扇在了方闻庭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她的怒斥:“方闻庭,我可是你的小娘,你父亲的妻子!”

“哈哈哈哈......”方闻庭扬天大笑起来,他松开了手,却笑得有些疯癫:“小娘,没错,是小娘,可是小娘啊,你忘记你与我山盟海誓了吗,你忘记你我在佛祖面前求得一世美满吗?”

江洛橙闭目不去看他,说道:“那都是从前,如今,我就是侯爵夫人,你的二娘!”

“真tm可笑!”方闻庭讽刺地看向方正天又看向江洛橙:“你居然还与这个禽兽父亲上演一出恩爱佳话的桥段,那我问你,你爱他吗?”

方正天颤声道:“闻廷,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方闻庭傲然道:“没什么,也就是些化功散,让你变成一名普通人罢了!”

方正天道:“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为什么......”

方闻庭打断他的话,显得冷酷无情:“给了我一切?你生生毁了我的一切!”方闻庭一指江洛橙说道:“我为了做孝子放弃了朝廷的官位,为了做孝子答应你继承天策府,可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橙儿,可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强娶了我的未婚妻,你当众羞辱我,你还道貌岸然的说一切为了我好!”方闻庭笑了:“为了我好,你可以牺牲我的幸福,也可以牺牲廖伊的幸福,不管廖伊爱不爱我,不管我爱的是谁,你都要用你的手段,你的霸道,你的独断专行来强迫我们去完成你的安排!”

“若非我练成了天蚕神功,我相信你还会一直要求我去娶廖伊!”方闻庭注视着方正天,冷冷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吗?”他上前一把将方正天按在椅子上说道:“我要的就是让你亲眼看着,活生生的看着天策府在我手里毁灭!”

“你疯了,那是你们方家的基业啊!”江洛橙吼道。

方正天已经坐不住了,他的呼吸急促而不稳,巨大的打击将他刺激的头晕眼花,他的老泪顺着脸颊落下:“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方闻庭看向江洛橙说道:“啧啧,你看看你,还真是夫唱妇随,你怎么忘记了他是怎么得到你的,他娶得可是他儿子的未婚妻,他这样算是一名父亲吗,他配吗?”

江洛橙哭泣了,她抽泣着,断断续续道:“闻廷,我已经是你父亲的妻子了,你说这些又有何用,我只希望你父子不要因我反目成仇,我背不起这罪恶!”

“因你反目?”方闻庭看向自己的父亲,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说白了,你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对不对?”

“不是,不是!”江洛橙拼命摇着头:“你不要再一错再错了,也许世事难料,你我注定有缘无分!”

“哈,有缘无分?”方闻庭大笑,看向自己的父亲:“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造成了眼前的一切,若非你一意孤行让大哥娶廖伊,他也不会被你逼的杀死自己的爱姬和女儿,然后你又来逼我!逼我发疯!”

“我告诉你,方正天,我的父亲,我就是要你亲眼看着天策府毁灭!”他又看向江洛橙:“还有你,江洛橙,既然你无情,那么就别怪我无义!”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霍哲旭死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京师遇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