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生不如死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496 天净沙txt下载

天策府,内宅,方老侯爷最近重病,卧床不起。夫人江洛橙日夜照看,也显得身体状态每况愈下。

这日江洛橙刚将一碗粥端到方侯爷面前,此时的侯爷全身瘫软,只有脖子还能转动。江洛橙刚将粥端到方侯爷面前,就闻到一股恶臭,她掩鼻忍不住呕吐起来。

方侯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是不是又拉了?”

江洛橙勉强抑制住呕吐欲,背对方侯爷默默点头,然后走出屋子唤来阿月:“侯爷又失禁了,你去拿些干净的衣裤和水来!”

阿月望了眼内屋,应了声便去准备衣物,整个院子里已经挂了不少洗好还没有干的衣物,冬日里这些衣物硬如石头静静悬在绳索上。

待阿月准备好东西,江洛橙才与阿月一起进屋,阿月习武力气大,将老侯爷一把扶起,然后别过脸庞不去看侯爷和江洛橙。

江洛橙有些吃力的将方正天的内外裤子换下,然后从铜盆中捡起湿毛巾拧干给老侯爷擦了擦下身,然后给他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裤子才出声对阿月道:“好了,放下吧!”

阿月这才转过脸来,将方正天缓缓放倒在床上。

方正天的嘴里发出嚯嚯的笑声,充满了自嘲的味道,江洛橙闻声看向他,只见他已经泪流满面,那笑声中带着一股悲凉:“杀了我吧,洛橙!”

“侯爷!”江洛橙有些慌乱的擦去他的老泪,却让侯爷的眼泪更加犹如喷泉涌出。

“杀了我,洛橙,让我死的还有点尊严!”老侯爷苍凉的说道。

江洛橙立刻摇头道:“不许说这些,不许胡说!”

“他就是要我生不如死,就是要我这样生不如死,难道你也要如他的愿?”方正天有些激扬道。

江洛橙委屈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侯爷,我不能这么做,我也做不到啊!”

“我知道,你们都恨我,闻廷恨我,你也恨我!”方正天说道。

江洛橙沉默,良久才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方正天说道:“可我明白,你们心里都巴不得我生不如死!”

“不是这样的!”江洛橙反驳道:“洛橙从小受女训、夫纲教导,知道一个女子该守的礼,既然我江洛橙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就算恨你,我也会做一名合格的妻子!”

“呵呵......”方正天带着严重的鼻音自嘲而笑:“你是一个好姑娘......而我...而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阿月静静看着这些,她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涌出,眼前的一切就如同恶梦,原本那义薄云天的方侯爷,天策府的府主,此时却已经成了废人,连自杀都做不到的躺在床上。

她轻轻抽泣,迅速抹去脸颊上的眼泪。

方正天看向她,说道:“阿月!”

“师祖!”阿月行礼道。

方正天说道:“答应老夫,好好保护洛橙!”

阿月看向江洛橙,然后对方正天说道:“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夫人的!”

方正天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他望着床顶的帷帐说道:“你从小和小伊儿一起长大,最是了解伊儿,你说她若是知道师门不幸会怎样?”

阿月咬牙恨声:“她一定会杀了府主为您报仇!”

“现在的她不是闻廷的对手!”方正天长叹一口气:“你们都走吧,别让她找闻廷,她杀不了他的!”

江洛橙擦干了眼泪说道:“侯爷你莫管那么多了,我们活着一天就会照顾你一天的!”

方正天看着她笑:“洛橙,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从来没有真正将我当你的夫君,因为你从没喊我一声夫君,而是自始至终都是‘侯爷,侯爷’的称呼我。”

江洛橙没有反驳,她只是将被子盖在了方正天的身上说道:“侯爷莫要胡思乱想了,待廖伊回来了闻廷也许会收敛一些。”

“不,小伊儿不能回来,她不能回来,她回来会死的!”方正天的眼睛突然铮亮,一把抓住江洛橙的手腕道:“你们要逃出去,要逃出去,然后告诉小伊儿不要回来,哲旭和汉正都死了,她是天策府最后一滴血,万不可也枉送了性命!”

方正天全身瘫痪,胳膊无力,却用他的精神控制着手抓着江洛橙反复说着:“廖伊不能再出事了,不能再出事了!”他说着又哭了,犹如无助的小孩般哭:“天策府不能亡,不能亡在我的手里,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你就是个罪人!”门外传来方闻庭冰冷的声音:“只是你觉悟的太晚了!”他走了进来眉头一皱,因为方正天换洗的衣裤还没拿走,所以屋里是一股茅厕才有的味道,极其不好闻。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他走到自己的父亲面前,有些讽刺道:“你从没想过你会这样没有用吧,就是拉屎拉尿都要人来伺候?”

“逆子,逆子......”方正天的嘴里只有这两个字,而且是无限循环的说着:“逆子,逆子......”他的眼睛瞪着方闻庭,充血的眼珠似乎要暴出眼眶般。

方闻庭冷笑着看着他说道:“我是逆子,你是什么,逆父吗?”

“够了,方闻庭,他是你的父亲,从小学的礼义廉耻,返哺之恩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江洛橙喝道。

“够了?”方闻庭冷冷的看向她,突然暴怒一巴掌扇了过去:“你被人糟蹋了身子,被人毁了一生,你居然还能一口说教的替那人说话,你是不是傻!”

响亮的耳光将江洛橙的半个脸颊抬高了许多,她看向方闻庭依旧她的严厉批评:“我是傻,我知道你怎么看我的,觉得我薄情无义,将你我曾经的山盟海誓都抛进九幽阿鼻之中,可是方闻庭,你有替我想过吗,我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我的清白也已经给了他,我的名节也已经给了他,你想我怎么做,看着你这样虐待你的父亲,然后说:我好解气,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江洛橙近乎哭喊的吼道:“方闻庭,到底你疯还是我疯,我背不起这些,我背不起世俗的眼光,我背不起以后的骂名,我不想听见那些指着我背影说后母与继子之间的乱/伦丑事。方闻庭,我背不起,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我背不起这些能让我,让我的家族身败名裂的骂名,你要是觉得不够解气,那就杀了我吧!”

方闻庭的手一颤,他有些慌乱的看着痛哭的江洛橙,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的,江洛橙只是个女人,一名普通的女人,她出身于书香门第,最受礼仪教化洗脑。这样的女人,她能背负什么,她没有男人的能力,也没有男人的无所顾忌。她面对的不是明刀明枪,而是犹如毒箭穿心般的毒蛇话语。

“方闻庭,我早都说过,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小娘了,是你父亲的妻子,我们已经完了,永远的完了,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给我一点尊严,让我能苟且偷生的活下去!”

方闻庭浑身一颤,他没有回应江洛橙近乎疯狂的话,转身就走出了庭院,这一走一步都没停,直到出了庭院的大门,他才长叹一声,眼角滑下了泪水。

“方正天,你毁的不只是我,还有橙儿的一辈子!”方闻庭握紧了拳头,恨声说道。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借口,来让他降低内心的罪恶感,甚至让他没有罪恶感,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后悔烦恼,不会心软。

方闻庭一走,江洛橙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就向后倒去,若非阿月眼疾手快,她这一下肯定会摔得不轻。

“夫人!”阿月扶住江洛橙。

江洛橙哀恸过后,一双眼睛迷离的看着阿月悲切说道:“阿月!”

“唉~!”方正天的叹息声再次传来,他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近乎缥缈:“若是有后悔药该多好!”

后悔药?所有人都低下头来暗想,谁不想呢?

“洛橙!”方正天唤了声。

江洛橙回神道:“我在!”

方正天:“过来。”

江洛橙走到床边看着他。

方正天也望着她,然后说道:“在我书房的桌案下有条密道,机关是我桌底一个转钮,你掰动它,密道就会出现,这条密道直通天策府外三里远的一个偏僻小屋之中。你收拾下行囊让阿月带你去长安,无论如何要找到廖伊,和她在一起闻廷必不会轻易异动,你们要尽快找到个安身立命之处!”

“可是侯爷,我们一走你怎么办?”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难道你还想守着我这个老顽固?”方正天咽了咽吐沫说道:“他不会杀我的,杀了我,他会更加一无所有,他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

江洛橙颤抖着看着方正天,方正天也看向她:“走吧,走吧,我耽误了你的一生,却不想毁了你的一世,给我留一点希望吧!”

江洛橙咬咬牙点点头,然后看向阿月道:“准备准备,我们今晚就动身!”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再战颜月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章 洛橙出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