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洛橙出逃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981 天净沙txt下载

皇城之上,御林军威武而立,大周的旗帜在天空中飞扬。

身穿皇袍的大周皇帝携皇后,嫔妃,子嗣进行了祭天、祭祖活动,城池内外万民瞻仰,不时有不懂事的孩童放一些爆竹嬉闹。

“雷刚还没消息吗?”廖伊轻声问身边副将。

副将:“没有。”

“怕是凶多吉少啊!”廖伊的心沉了下去。

“小师叔,等天子召见结束,我们便连夜赶回吧!”副将建议道。

廖伊道:“我今晚就走,你们先留下,看朝廷还有啥差事好随机应变!”

“这......”

“天策府军士听令,速速入西山猎场,与众将士集结!”一声号令在空气中响起,传令官骑着高头大马喝道。

“天策府军士领命!”廖伊立刻抱拳行礼。

传令官嗯了一声,调转马头便已离去。

“走吧!”廖伊深吸一口气,命众人调转马头,向西山猎场前进。

看着天策府骑士离开,陈公公不由悄悄走到童总管身边,悄声道:“干爷爷......”

“天策府的事情等此间结束再议!”童公公几乎没有动嘴唇,眯着眼说道。

陈公公听后,又有些不安道:“那个会巫蛊的歹人......”

“放心吧!”童公公回答后便不再说话。

陈公公知道再问便是不懂事了,当下无声行礼告退一旁。

------

阿月扶着江洛橙,身上背着简单的行囊从密道之中钻出,她查看附近发现没有危险后,便对江洛橙道:“夫人,我们此去先不要去长安可好,我觉得我们绕道一下也许更加安全一些!”

江洛橙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有些气喘道:“你想怎么走?”

阿月道:“我想方闻廷一旦发现我们不见了,肯定就知道我们会去长安寻小师叔,沿途追赶我们必然是逃不远的,不若反其道而行,我们不去长安,而是向东去金陵府,然后再从金陵府乘坐船只走水路奔向长安可好?”

“就按你说的办吧!”江洛橙没有犹豫多久,便同意了她的计划。

阿月随后又道:“我们找个地方先乔装打扮一下吧,这样也好安全点!”

“都依你!”

于是阿月拉着江洛橙迅速找到一无人草丛之中开始换衣,两人将自己的长发盘进庄子巾(古代一种书生帽)之中,然后穿着粗布衣衫如同两个穷酸秀才般奔了出来。

此番乔庄后,阿月才正是带着江洛橙向最近的一处小镇前去,买了良马向金陵赶去。

-------

隔日天明,方闻廷的震怒声惊得天策府惊鸟四散:“老家伙,江洛橙她们呢,你把她们藏哪里去了?”

“呵呵......”方正天虽然躺在床上,却笑得很是得意。

听着那笑声,方闻廷的怒火更是燃烧,他一把拽起方正天,冰冷的问:“我再问你一遍,她们逃哪里去了?”

方正天一脸戏谑的看着他:“她不属于我,但也不属于你!”

“哼,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方闻廷一只手捏住了方正天的胳膊道:“这世间有种痛苦比死都难受,那就是生不如死,我本来只是废了你的武功让你瘫,如今我更可以让你瘫了不说还疼痛难当!”

用力,方正天的骨头传来嘎嘣嘎嘣的断裂声,方闻廷阴狠道:“说,在哪?”

方正天的额头冷汗一滴滴滚落,他瞪着方闻廷道:“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是我养的儿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方闻廷冷笑着,他的手又捏向了另一只胳膊道:“当你不择手段地强娶橙儿时,你就该想想你儿子不择手段地本事!”

方正天怒骂道:“不过是一个女人,天下间女人何其多,你为什么就是念念不忘她!”

方闻廷的手逐渐加重了力道,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他说道:“我念念不忘的不只是她,还有你对我的羞辱!当年唐明皇强娶杨玉环的时候,你有想过寿王李瑁的心情么?那是羞辱,一辈子的耻辱,你觉得世人会怎么看他,啊?”方闻廷阴测测的笑了:“你又觉得洛阳的百姓如何看我,江湖上又如何嘲笑我这个可怜的府主,呵呵呵呵......天策府主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名望了,是耻辱!一辈子窝囊的耻辱,就算你让我站在巅峰又如何,他们还是在背后嘲笑着我,一个靠出卖自己的女人上位的儿子,一个被父亲强娶妻子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方正天闭着眼睛痛苦说着。

方闻廷狰狞道:“对不起,对不起又有何用,它能挽回你对我的伤害吗?”

“你已练就了神功,可以为自己正名的!”

“你以为练就了盖世神功就能治愈一个人的心么?它只会让我更加痛苦!”方闻庭疯狂笑着,却突然又戛然而止:“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她们的去向,不管你怎么将她们护送出去的,她们的目的地都只有一个地方,我会在那里等着她们!”

“你,你连你心爱的女人都不放过吗?”方正天吃惊的看着他。

“呵呵......”方闻廷自嘲地笑了:“得不到她了,就毁了她,我不想再面对她对任何人示好!”

“你,你......”方正天吐了口血,他喘息着却只能说着这一个字。方闻廷却已经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

江府。

江员外静静持着焚香对着祖宗排位下拜,直到心中祈愿结束,他才上前两步将焚香□□香炉之中。待他转身,便看见一名天策府的下人正一脸纠结的看着他。

江员外沉稳的声音问:“怎么了?”

“是,是小姐她......”

“她怎么了?”

“她失踪了,今个儿天策府里传来了府主的震怒声,似乎是对老府主发火逼问小姐去向!”

“呵,方正天也有今天!”

“小姐她......”

“洛橙那孩子命苦啊!”江员外说着,立刻招呼自己的总管道:“你速速派人去寻找小姐的踪迹,若是找到她了,也不要送回来了,直接接她前去临安府,去寻临安府的包大人,他必会妥善安排小姐去处的!”

“是!”总管应道。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方闻廷的声音,他呵呵一笑:“看来我那小娘是没回江府么!”

“方闻廷!”江员外看着他,冷冷道:“你来这做什么,可是忘了你我约定?”

“自然记得!”方闻廷从对面的屋顶跃下,淡定的走到了江员外面前:“我不是也正在履行约定?如今我那父亲不是已经半死不活了?”

“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好洛橙的!”

“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可有亏待她?”

“你......你变了!”

“我变了?”方闻廷冷声道:“是她变了,你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吗,对我那禽兽父亲温柔体贴,我可没有看出她有一丝委屈!”

“我的女儿我清楚,她从小性子柔和,最会委曲求全,就算吃了再多苦,也不会说出来!”

“呵~!曾经我以为那是她的优点,可自从她在我面前一次次维护我那禽兽父亲后,我便不觉得了,她已经变心了!”

“不会,她不会变心......”

“她不变心为何会私自逃出天策府!”方闻廷大声吼道,打断了老府主的话:“你的女儿就是个见异思迁的下贱婢子,她辜负了我一次又一次的真情!”

“你,你胡说!你别忘了你现如今的一切是谁给你的!”江员外的手不由颤抖地指着方闻廷。

方闻廷收起了暴躁,突然又变得很是文雅说道:“其实她说的也对,她是方正天明媒正娶的妻子,也将贞操给了方正天,在这世间已经定了命,我该体谅她!”

面对方闻廷突然变了一个人,江员外有些目瞪口呆。

方闻廷说着一只手扶上自己的脸颊犹如柔弱女子般自怨自艾道:“我的橙儿,其实心里最苦!”

江员外勉强合起下巴:“方闻廷?”

“橙儿是我的,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方闻廷的手里!”他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方闻廷又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闻廷!”江员外心惊胆战地看着他。

方闻廷的双眸却又变了,温柔如水般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他转头看向江员外犹如从前那个温柔俊雅的方闻庭:“江员外放心,我会接橙儿回来的,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爱护她,照顾她!”方闻庭说着居然对着江员外躬身行礼。

江员外已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却见方闻庭又突然变了表情:“我要她亲眼看着方正天死,让她知道我有多恨!”方闻庭说着运起轻功居然就飞跃而去......

方闻庭离开足足一刻钟后,江员外才回过神来,他的总管更是嘴巴哆嗦道:“老爷,这,这,这个方闻庭他不会,不会真疯了吧?”

江员外心慌慌道:“方闻庭已经没有理智了,万不能让他找到洛橙,否则洛橙必然凶多吉少!”

--------

西山猎场,皇帝看向只有一百多人的天策骑士不由皱起了眉头:“朕当初看到的奏折说的可是三百骑士!”

童公公低声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皇帝的眉头不安地抖动了下:“真有此事?”

童公公无声的点了点头。

“童伯,那那个苗人?”皇帝有些紧张的打量着四周。

童公公道:“已经确定不再京城了!”

皇帝这才放宽了心,对童伯的实力他非常相信。也是在此,他看到了廖伊的容颜有些意外道:“这天策府派来的居然是个女将,而且长得还挺俊俏!”

“陛下,演武的时辰到了!”童公公没有表情的说道。

“哦,好,开始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生不如死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一章 廖伊受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