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不死不休2

文/淡茶书
本章字数:3666 天净沙txt下载

天策枪法,分为三层,第一层是游龙枪法,胜在精巧,但却杀气不足;第二层是霸王枪法,战场杀敌霸气斐然,但在高手对决中却缺少了灵动和杀机;第三层才是枪法最高一层,视为杀神枪法!

然,杀神枪法却已经失传数百年,天策府的府主都只是获得残篇,不敢轻易使用。因为,杀神枪法太过霸道,对人的精气神要求极其苛刻,加上残篇多有不足,一旦长时间使用,使用者就会出现迷失心智的状态,陷入癫狂之中......

“廖伊儿!”张徵喊了一声,然而回应她的却是廖伊更加疯狂的攻击。

“杀杀杀,杀光一切,杀死所有人!”廖伊的赤目中只有血红,看到的人影都想到的只有一个字:杀!

张徵被对方这般凌厉癫狂的杀气震惊,几次躲闪过后,廖伊那杂乱无章的枪法居然还划破了她的胳膊。一旁观战的花颜月也发现了不对,不由提醒:“她状态不对,好像迷了心智,这样内气□□下去,怕是要糟!”

张徵自然知道对话话中意思。一个武者一旦迷了心智,内功又陷入狂暴状态,那便是走火入魔,若是不想法抑制对方,对方必然会乱杀无辜,最后不是彻底遁入魔道,就是内功紊乱造成经脉断裂,成为废人!

“绝不可以!”张徵高喊一声,不再留手,全身护体真气全开,双手挥舞便去夺廖伊手中长/枪,她双指如扣一把锁住湛天枪的枪头,让廖伊几次抽动都无法抽离枪身!

“啊~!”廖伊一声呐喊,居然弃枪而上,双手握拳对着张徵的胸口就打了过去。张徵收回指力,也上前与廖伊就对了几拳!

砰砰砰的拳脚声震荡着人们的心灵,廖伊的疯狂让所有旁观者都震惊,人群中有两个人影想要冲上前去阻止这场对决,可是不知为何都望向了对方,反而都不敢妄动了!

其中一人是张浩天,而另一人便是童伯。

与先天高手不同的是,两名返璞归真的绝顶高手不需要任何武力显露,就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恰恰二人境界相当,反而互相制衡,一时间都不敢妄动,虽然他们心中都记挂着烽火台上的两个人,可是阵营不同,反而又让他们互相防备!

张徵几次想要握住廖伊的拳头,都是不成,她的胸口开始气闷,内劲有些跟不上来,开始不断咳嗽。虽然这些咳嗽声很轻,却还是让花颜月听出了蹊跷,她只观察了张徵几个动作就知她必是受着内伤前来!

这个疯女人,与别人决战居然还是受伤前来,毫不爱惜自己!容不得花颜月多想,只见张徵的身影开始变得诡异起来,她的胳膊和脚开始弯曲成弓一般,整个身体如同无骨烂泥,直接贴在了廖伊的身上!

廖伊一拳打在了张徵的肚子上,却是张徵故意为之,随着她腹部一缩,那拳头便被她握在了手中。廖伊故技重施直接旋转拳头要摆脱张徵的手,另一拳更是紧接而上!

谁知,这一次张徵的手却软如蛇身,直接贴着她的胳膊就盘上了她的肩膀,随后翻身跃到她身后,就钳制住了她的一只胳膊!

廖伊疯狂挣扎着,脚一个后踢便想踢开张徵,谁知,张徵的腿又诡异的弯曲躲过了她的这一脚,如此不说,张徵的腿也柔软如蛇直接盘在了她的腿上。

这样,等于说廖伊半个身子都被张徵制住,奈何此刻的廖伊气大如牛,几次都差点甩掉张徵,而张徵闭气忍住那些拉扯,就是要控制住她的狂暴。

可是,这样的控制终究有限,廖伊虽然已经疯狂,但是本能却在,她苦练十几年的功夫早已养成了许多本能,所以在她被钳制住没几个呼吸时,她就突然另一只没有被控制的脚向墙上一踢,整个人就往地上倒去。

这倒地,必然是张徵在下,张徵只听见自己的后背发出嘎嘣的声音,一种骨头断裂的感觉疼得她差点迷失过去,而随着这一阵疼痛的刺激,她手脚自然稍微松了一下。可就是这一下,廖伊便挣脱了她的钳制,胳膊肘对着她的胸口又是狠狠一击!

噗~!张徵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喷在了廖伊的脸上。谁知这鲜血没有唤醒廖伊的理智,反而让她更加疯狂,她哈哈大笑着,就朝张徵又挥拳打去!

这要是再打中张徵的胸口,怕是神仙也难救了,张徵一把握住了那充满蛮力的拳头,想要卸开力道。然而,这拳被限制住,廖伊另一只拳头却也紧随而来。

张徵毫不犹豫地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她那随后而来的拳头,用尽全力想要将它们从自己面前移开。

两个人一个内力过人已达先天,另一个却是天生蛮力,如此抗衡下去,居然旗鼓相当!

此刻的张徵清晰地看到,满脸鲜血的廖伊不再是那个让自己复活的仙子,而是一个狰狞地妖魔!因为廖伊就算被钳制了双手,她还是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诡异的笑着,她的眼睛赤红却充满邪恶,就如同恶鬼附身般。

嘎嘎,嘎嘎,廖伊的笑声让观望者们都胆寒,更何况就在她身下的张徵?张徵惊恐的发现,廖伊伴随着诡异的表情张开嘴,居然就向自己的脸咬来!

该死~!张徵一把牵引开对方的胳膊,松了手,脑袋机灵的躲开了对方的利牙,可是头是躲开了,锁骨那却没有躲开。

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张徵,那一刻她的眼睛也红了!

“在你心中,为师还不如一只老虎吗?”烈狂邪的声音在张徵脑海里响起。

“孽畜,为师送你归西!”

“师父,我们一起死吧!”张徵记得自己一口咬在了烈狂邪的脖子上。

“师父!”张徵呐喊一声,她听见了廖伊在吞她肩头热血的声音,猛地一愣,随后化为一种解脱的表情,师父,我张徵对你不义,今日这般死法也不错,算是一报还一报吧!

想到了烈狂邪死的场景,张徵笑了,她松开了手,收起了所有内气,任凭廖伊攻击,那一刻她觉得这样死......居然也不错!

随着张徵意识逐渐模糊,她听见了花颜月的呼喊:“张徵!”更听到了自己爷爷张浩天的悲鸣声:“徵儿,徵儿!”

其实这样死,真的不错呢!张徵缓缓闭上了眼睛......

随着花颜月的高喊,张浩天再也不顾及童伯,直接跃上了烽火台,看到的赫然是廖伊如同恶鬼一般正在咬着张徵的肩头。他刚要动手,另一道身影却也上来了,对着廖伊就是一记手刀!

那声音阴恻恻道:“今日对决就这样吧!”便一只手拎着廖伊飞身跳下烽火台,直接朝山下飞奔而去!

张浩天一把抱起地上昏死过去的孙女,悲呼道:“徵儿,你不能死,不能死啊!”他已经花甲之年,却难掩老泪纵横。就这样他抱着张徵也跳下了烽火台,随着高喊一声:“都滚开!”便带着张徵下了骊山!

这场对决,说公平也不公平,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结,而这一战,不过是为心结找个理由罢了!

周葫芦看着烽火台上两个人的两败俱伤,不知不觉眼泪落了下来,本来高手对决,对于江湖人来说应该是激动人心的大事,可为什么自己感觉到的不是什么激动人心,而是一种痛苦,一种悲伤呢?

当她看着童伯将廖伊带走后,自己也脚步不停,运起轻功向山下追去,然而她才走没几步,张浩天已经抱着张徵超过了她!待他奔到山下村庄时,早已没有了那些人的人影,她正计划前去长安,偏偏肩膀被人一拍,将她吓了一跳,只以为是自家老爷子冒出来了,当下转身抱怨道:“哎呀爷爷,你别这样吓小葫芦好么?”然而随着她话音刚落,她才发现拍自己的人根本不是老葫芦,而是一个根本不该出现的人。

她磕磕巴巴道:“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微微一笑,只是这笑意显得有些冷漠可怕,只听她说道:“自然是来找你!”

“找我?”

“不错!”

“找我做什么?”

“去帮我救一个人!”

周葫芦的眼睛瞬间睁大,有点结巴道:“不,不会是梅思乐吧?”

那人眉毛一扬,带着一点期待的看着周葫芦道:“没错!”

周葫芦瞬间心乱如麻,她嘴里道:“她,她出了什么事,居然您都摆不平,您摆不平我不是更没本事摆平了!”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个女儿,有时真的愚蠢地冥顽不灵,她这事,我帮不了,只有你可能还有机会帮我劝劝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要入宫了!”

“啊?”

“入宫为妃。”

“哦!”

那人听到周葫芦哦的一声,不由动怒,对着她头就打了过去:“你希望她入宫送死吗?”

“哎哟!”周葫芦惨叫一声,揉着脑袋应着:“当然不希望,皇宫有什么好的,里面阴森地要死!”

“那就随我去劝她!”那人直接决断道。

“可是......我朋友刚刚......”

“她有大内第一高手保着呢,会有什么事,还是我这事要紧!”说着那人衣袖一挥对着周葫芦就点了穴,将她往腰间一捞,就运起轻功奔了出去!

哎,我说,我这是被劫持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不死不休 返回《天净沙》目录 下一章:第一章 风起云涌(快捷键 →)